首页  »  校园春色  »  [羽球情缘](31-40)(完)作者:eattitty
[羽球情缘](31-40)(完)作者:eattitt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23979
 

  前文链接:(01-30)thread-3291441-1-1.html 
  31。科展
 
  上课时,班导询问谁有意愿去做一个类似科展的活动。
 
  详细名称我也忘了,姑且叫它科展吧……
 
  班导说做那个对推甄有帮助,小J和阿洪缓缓举起了手,还有一些其他的同 学,刚好可以凑成一组,小V问我干麻不举手,我说:「指导老师是班导耶……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她的关系。」
 
  小V轻敲了自己的头一下,说:「对吼~忘记你很恨她。」
 
  我白眼说:「是她老爱找我麻烦吧。」
 
  我跟小J说:「你和阿洪有苦日子过啰~」
 
  「老妖怪这么爱记仇,说不定整不到我换整我的朋友喔?」
 
  小J面有难色的说:「应该……不会吧?」
 
  我贴上她的俏脸说:「你确定?」
 
  小J眼神闪烁的说:「你白痴阿!」接着把我推开。
 
  我在旁边哈哈大笑着,心想:「但愿班导不要为难他们才好。」
 
  小J和阿洪和其他组员下课时,和班导一起到办公室谈报告细节。
 
  小J和阿洪回来就一直跟我们抱怨科展很麻烦,还要用到很多程式去做之类 的。
 
  小G说:「好险我很聪明,没去跳这坑……」
 
  小V说:「我怕我做不来,所以不敢举。」
 
  我说:「我去做老妖怪一定定死我,我才不笨~」
 
  小H说:「那个听起来就很难,不敢挑战。」
 
  小J生气的说:「解决方法咧!全都在讲风凉话!」
 
  阿洪双手一摊,表示没有办法。
 
  我说:「电脑的话可以问阿洪阿~他电脑很强阿!」
 
  「还不是你自己要举手的,要举又要抱怨。」
 
  「认命点乖乖做吧~推甄上了你就会觉得这是值得的。」
 
  小J小嘴翘高高的坐在位置上生闷气,没办法,她就是这么情绪化。
 
  我的手搭上小J的肩膀上,我轻声的说着笑话,想要逗她笑,却感受到一股 杀气,我抬头一看,看到小H的脸色不太好看我赶忙放下搭在小J肩上的手,小 H这才回复成平常的表情。
 
  我心想:「小H是醋醰子阿……这可有点麻烦……」
 
  小J最后终於受不了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轻捏她的脸颊,说:「你可终 於开心啦~」
 
  小J用她的粉拳打着我的上臂,这招应该是从我每次都玩她的掰掰袖来的她 挺瘦的,只是不爱运动加上胸部很大,所以上臂比较粗一点。
 
  放学后,我送小H回家,一路上她紧紧挽着我的手,我笑着说:「我又不会 跑掉,干麻抓这么紧?」
 
  小H说:「人家喜欢阿~在学校都快闷爆了~」
 
  由於老妖怪很爱管闲事,有班对她会打电话跟家长爆料,当报马仔,我是没 差啦~反正我父母也不会说什么。
 
  小H家里就比较严了,主要是她爸,我想上次去她家,小H妈应该也知道我 是她男友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和小H在班上不会有什么太亲密的动作,不过大家 也都看的出来我和小H是一对就是了。
 
  送小H到家后,感觉不过一下下而已,果然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特别快。 
  我站在外面微笑的看着小H的背影被夕阳照的细长,小H进去大门后,转过 身来摇摇手,我也摇摇手和她说掰掰。
 
  晚上吃饱饭后,我开了我的RO视窗,把东西拿去卖,然后下线开始挂B。 
  我在书桌上读着书,不知过了多久,喇叭传来叮咚声,我打开萤幕一看,是 小J传来的讯息,她说:「哈啰~eattitty~」
 
  我说:「hi~你没做科展的东西喔?」
 
  她说:「有阿~正在做~」
 
  我说:「没有专心做~还跟我聊天~」
 
  她说:「嫌我烦喔?」
 
  我说:「我哪敢= = 」
 
  她说:「嘻嘻~」
 
  之后聊了一些科展的东西,我给她一些建议。
 
  小J每天晚上都会叮咚我,都差不多是10点左右。
 
  我们有时聊天、有时讨论科展(有时我会觉得我乾脆去当组员算了,好像都 我在做。)、聊聊心事、分享快乐和难过,这是每天我和小J在网路上的固定聚 会。
 
  人,真的会对固定的事物造成依赖。
 
  到后来,我每天晚上的10点一定守在电脑前,没有跟她聊到天,就觉得今 天的结束不够完美,有时小J晚点上线,我都会觉得心神不宁,不过她都很晚睡, 我每天都叫她早点睡,可惜没什么用,也许那玩意儿真的很难做。
 
  为何我会知道她很晚睡?因为我都把即时通的对话框留着,然后挂B睡觉, 早上起来就可以看到她几点下线,推断她几点睡觉。
 
  通常是2点多起跳,有时3点多。
 
  有天阿洪和我聊天时聊到的,他们总算有些成果了,还有一些杂谈。
 
  他说:「教小J用电脑时真的很爽!」
 
  我问:「为什么?」
 
  他说:「小J怕热,校服扣子上面都没扣。」
 
  「教她用电脑时,她坐着,我站着。」
 
  「我可以扶着她的手教她用,或是站在上面看乳沟。」
 
  「超级深的啦~~~而且又好白。」
 
  我笑说:「你好色喔~我要跟她说~」
 
  「不过她胸部真的很大,连别班的都来问我她的胸部到底多大。」
 
  他笑说:「你摸过阿?要不然怎么知道多大?」
 
  我笑说:「问你也可以阿~你不是问过小J她多大~」
 
  我和阿洪一起哈哈大笑着。
 
  晚上,小J和我聊到阿洪,小J夸讚阿洪人很好,教她很多东西,我心想: 「如果你不是正妹、胸部又大,阿洪会这么积极吗?看看别的组员就知道了。」 
  不过我没讲出来,我也不晓得为什么,其实小J被看乳沟我还挺不高兴的, 虽然我没什么立场不高兴,我的脑中浮现小H的脸。
 
  我只有提醒小J,叫她要把衣服穿好,才不会走光。
 
  她说:「谁看我?你也会怕我被看光光喔?还以为你只在乎小H咧~你们超 甜蜜的!」
 
  我说:「没有啦~只是预防而已。」
 
  「我们是麻吉阿~当然在乎你~」
 
  她说:「可是很热咩~我很怕热。」
 
  我说:「总比被佔便宜好吧~」
 
  她说:「你一定看过吼~然后不想让别人看就这样!~」
 
  我说:「我如果那么爱看的话干麻叫你扣起来= = 」
 
  她说:「喔~你承认你有看喔!色狼!!!」
 
  我说:「……」
 
  她说:「好啦~开玩笑的!我没办法扣起来,不过我会注意不要走光啦~」 
  我说:「嗯~那就好。」
 
  「嗯,我和小J只是麻吉而已!」我边想着小H的样子,边想着这句话。 
  32。约会
 
  某天送小H回家时,我们坐在空地上聊天。
 
  我在想之前一直密集练习羽球,所以都没空和小H出去玩,对此我觉得对她 很抱歉,不过她说:「没关系,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不管是练习羽球或是吃学校附近的路边摊,我都觉得很开心。」
 
  我用手抚过她的秀发,说:「你真替我着想。」
 
  「既然现在比赛比完了,不如这星期六我们出来玩吧?」
 
  小H咪着眼靠在我的胸膛上,双臂揽住我的脖子,轻轻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问:「该去哪呢?西门町好不好?然后晚上再去美丽华坐摩天轮看夜景~」 
  小H说:「我没坐过美丽华摩天轮耶~那个看起来很浪漫耶!」
 
  我笑说:「既然你喜欢这行程,那就这么决定啰!」
 
  小H总是这么的顺从我、为我着想,她爱我甚於爱她自己。
 
  去西门町的原因是因为那边很多东西,衣服、拍贴机……等等适合我们去逛 的东西。
 
  回家吃完饭后,照惯例打开电脑弄一下RO,然后去读书。
 
  「叮咚~」即时通的声音,我到电脑前看一下是谁,是阿洪。
 
  阿洪说:「呼~今天真的好累……」
 
  我说:「因为今天小J没来阿?」
 
  (此处双关:既指阿洪要做小J的工作,又指小J不在阿洪没有活力。) 
  阿洪说:「你还真贱……还酸我。」
 
  「对阿……今天的进度,她的份是我做的。」
 
  我说:「委屈一点啰~小J拼到感冒了咩~」
 
  阿洪说:「她不知道有没有好一点……」
 
  我说:「那么关心她,不会打电话问她阿~」
 
  阿洪说:「怕她在休息。」
 
  我说:「你还真为她着想,你爱上她啰~我还以为你只爱她的胸部咧!」 
  阿洪说:「我是那种人吗?」
 
  我说:「等一下,有电话。」
 
  小J打来的,小J问我今天有什么功课,我说完后,问她有没有好一点,她 说好多了,我就催她赶快去休息,病才会快好。
 
  阿洪问:「谁打的?」
 
  我说:「小J,问我今天学校有没有什么功课。」
 
  阿洪说:「嗯……果然还是打给你……」
 
  我说:「你对小J是认真的吗?」
 
  阿洪说:「是阿,不过她始终还是没把我当一回事。」
 
  我安慰说:「慢慢来吧。」
 
  阿洪说:「继续做科展的东西,掰。」
 
  对话结束后,我想着阿洪喜欢小J,阿洪会适合小J吗?
 
  算了,那也是小J的事情。
 
  话是这样说,我的心还是有点吃味的感觉。
 
  星期六早上,门铃声响起,我想应该是小H来了,我开门迎接小H,小H给 我一个大大的熊抱,让我一早就很温暖。
 
  她今天穿着牛仔裤配上黑色外套,及肩长发没扎起,发尾微翘,看来有特意 做造型。
 
  我穿着T恤加运动裤去开门。
 
  我微笑说:「进来吧~」
 
  西门町下午才有营业,所以早上我打算在家里玩……
 
  小H进门后说:「现在要干麻?」
 
  我说:「看你要看电影还是要玩电动都可以阿~」
 
  我把PS2拖出来,把所有游戏拿到桌上,小H看了看说:「算了……那些 都男生玩的游戏,我不会玩……」
 
  我说:「那好吧……我先进去整理一下RO的东西好了,等下看电影~」 
  小H和我进房间看着我玩RO,正要挂露天商店时,公会的人叫我去帮忙打 架,我说:「下次啦,我女朋友来我家。」
 
  小H说:「我想玩这个耶,可不可以教我怎么玩?」
 
  我说:「当然好阿~」
 
  我想说教小H玩,让她去帮忙打架算了……
 
  我开出我的体猎,教小H要怎么用技能、喝水之类的。
 
  其实挺简单的,小H一下就学会了,我就教她去PVP帮忙。
 
  公会的人还问我不是不来,小H说:「我是她女友,来玩的。」
 
  我原本想说小H不行的话我再接手,结果小H还趁乱杀了几个人咧…… 
  比我想像中的好。
 
  更讽刺的是我的猎人还带欧冠+咬草去杀,不是带战斗装……
 
  小H不简单阿……
 
  看小H玩的兴起我就不打扰她了,我在旁边指导她怎么玩,后来有强敌来了, 我只好开我朋友的巫师去帮忙打,顺便掩护小H,玩着玩着也中午了,随便吃过 中饭后,我和小H出发去西门町。
 
  来到西门町后,小H一下拉着我去拍大头贴,小H对着大头贴机器摆着各种 姿势,女生真的是超爱拍照的……
 
  一下拉着我去看衣服,小H拿衣服在身前比划,一件换过一件,问着我好不 好看,我说:「宝贝你穿什么都好看~」,小H笑颜敞开,看着小H高兴的样子, 我不由得发自内心的微笑着。
 
  我看到小H在羽绒外套上驻足着,我跟小H说:「喜欢就买吧,我送你~你 生日不是快到了?就当作生日礼物吧~」
 
  小H说:「真的吗?会不会太贵阿?」
 
  我说:「还好啦~正在特价1000元,我还出的起~」
 
  小H挑了件白色的Leecooper羽绒外套。
 
  纯白的羽绒外套,就像小H对我的爱一样无瑕。
 
  结帐后,小H抱着那件外套高兴的不得了,我说:「要不要我帮你拿?」 
  她摇摇头说:「不要,我要自己拿,好高兴喔~」
 
  我笑说:「你高兴就好~」
 
  吃过晚餐后,我们前往美丽华,到了美丽华门口,我和小H抬头看了摩天轮, 摩天轮的灯跟平常一样流转着,我转头对小H说:「很漂亮耶~走吧~我们快去 坐!」
 
  小H蹦蹦跳跳的说:「超浪漫的耶!」
 
  我拉着小H的手跑进去美丽华。
 
  我们坐上摩天轮,眺望着台北的夜景,灯光闪烁奔流着,小H依偎在我的身 边,我轻抚着她的秀发,说:「很漂亮吧?」
 
  小H说:「对阿,好美。」
 
  我和小H对看着,在她的眼眸中看到了我的身影,我的眼眸中也含有她的身 影。
 
  随着摩天轮缓缓上升,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在摩天轮升上最高点时,我们 的唇也紧紧的贴着,台北夜景衬托了我们浪漫的爱情。
 
  33。抉择
 
  今天是上社团的日子,其实我们学校的社团时间正是翘课的最佳时间,有那 种没什么事的社团,成员在这时间几乎都大刺刺的回家,反正校门是敞开的,连 翻墙都免了。
 
  哪些社团彷彿只是幌子,姑且统称为翘课社,而小J就是加入这种社团。 
  当然,我们羽球社绝对不是这种翘课社团,我们很爱羽球,所以很珍惜打羽 球的机会,毕竟外面的羽球场很贵。
 
  热完身、例行练球结束后,和社员打完一场后下场喝水,刚好有电话,我边 喝水边撇了一眼,是小J打来的,我接起来后听到小J惊慌的哭声,我急忙问: 「小J?你怎么了?」
 
  小J啜泣的说:「我家遭……小偷了……我好怕……」
 
  我担心的说:「你有遇到小偷吗?」
 
  小J抽噎说:「没有……现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问:「其他人呢?」
 
  小J说:「我妹还没下课……我爸妈去南部看我外婆……这两天不在家。」 
  我说:「那你人没事吧?」
 
  小J说:「没事……只是有点怕……你可以来陪我吗?」
 
  我说:「嗯!你家在哪?」
 
  小J问:「那羽球社怎么办?」
 
  我说:「你的事比较紧急,练球之后都可以练,没差。」
 
  小J报了她家地址给我后,我跟她说我马上过去。
 
  我把东西收一收后,跟社长说朋友家遭小偷,我要过去帮忙收拾,所以今天 请假。
 
  社长点点头,并说:「小心点喔!」
 
  我点点头后,快步走出校门,拦了一辆计程车,跟司机说小J家的地址。 
  上车后,我打电话给小J,跟她说我已经上车,一下子就到了,顺便和她聊 天,目的是放松她的心情,她那时一定很害怕。
 
  我一边催促着司机开快一点,一边和小J讲电话,经过我的一番努力后,小 J的心情稳定一些了,已经不像刚才惊慌,甚至有点歇斯底里。
 
  约莫20分钟,我到了小J家楼下,小J帮我开了她家楼下的铁门,我用很 快的速度跑上楼梯。
 
  小J一看到我,情绪再度溃堤,一把抱住我,柔软的胸部随着她哭泣时身体 的颤动,在我的胸膛摩蹭着,不过我无暇享受,赶紧拍拍小J的背,安慰的说: 「没事没事~我来陪你了~」
 
  小J哭着说:「人家好怕小偷再回来……」
 
  其实都偷光了,哪可能再回来!只是现在不是吐槽一个被惊吓的美女的时候。 
  我咬牙切齿的说:「再回来看我揍扁他!」
 
  小J忍不住噗哧一下的说:「白痴喔!演的那么烂……」
 
  我奇道:「你怎么又哭又笑?」
 
  小J擦擦眼泪说:「因为你太白痴了!」
 
  我心想:「哼~明明就是有我,你才不怕的,承认有这么难吗?」
 
  我今天超仁慈的,都没吐槽她。
 
  小J说:「快进来看看惨状吧……」
 
  她引领我进去她家,一入眼竟是一片狼藉,东西散落一地、抽屉都被打开、 东西都被移位,搞的乱七八糟的。
 
  我不禁摇摇头,小J苦笑说:「很惨吧……」
 
  我放下球拍袋和书包,卷起袖子,开始收拾,边说:「唉……很惨也要收阿, 我帮你收吧。」
 
  小J和我一起收拾没多久,她妹也回来了,她妹尖叫了几秒,不知道是惊讶 家里的惨状,还是惊讶我的到来?
 
  我忍不住摀起耳朵,女人的尖叫真的很令人惊悚,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小J妹长的和小J挺像的,皮肤白白净净、眼睛大大、五官秀气而细緻. 
  我问小J大概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
 
  小J说刚才回来看了一下,大概有她的现金、电脑、DC被偷,其他人的她 不知道,她刚才惊吓太久了,所以没有巡视整间房子。
 
  小J妹整理自己房间时,又尖叫了一次,小J在她房门前,问她妹:「你又 怎样啦?」
 
  小J妹说:「那个天杀的小偷偷走我的大头贴相本了啦!!!」
 
  我听了差点没跌倒,后来又听到她妹说她的手机也被偷了,但口气平静了不 少。
 
  心想:「去你的大头贴相本!是手机比较贵吧……
 
  反正大头贴那玩意都骗人的,难过什么?「
 
  整间房子整理完毕后,我们三个瘫软躺在客厅沙发上,肚子抗议的叫着,瞄 了一下手錶,已经九点了!!!
 
  整理了四个多小时……
 
  该死的王八小偷!还真会惹事……偷走东西还留一堆烂摊子给苦主收。 
  我转过头去看了小J和她妹,提议说:「刚刚忘记吃饭,现在整理完了,去 吃饭吧……我请客……」
 
  她们两个小小声的欢呼着,我看大家真的都很累了……
 
  找了台提款机,领了钱,我们去吃小火锅,整间店剩我们而已,我看店家八 成就等我们吃完就关门了吧……
 
  我跟非洲难民一样的狼吞虎嚥,因为实在饿昏了,刚刚在收东西时,还没什 么感觉,躺在沙发上才想到还没吃饭。
 
  不过小J她们没什么吃,我劝她们:「多少吃一点吧!日子还是得过阿~」 
  不过她们也才多吃一点点而已,我心想:「也不能怪她们……遭小偷一定没 心情吃东西的。」
 
  吃完后,我送她们姐妹俩回家,送到她家楼下后,小J叫我再上去陪她一下, 进门后,小J跟她妹说:「早点睡吧!」
 
  她妹贼贼的笑着,小J吼着:「你讨打阿!」
 
  小J妹一溜烟的跑进房间,从房门传出她说:「我睡着了!」的声音,我觉 得有种滑稽的感觉,不过她们心情好像好一些了,也算可喜可贺。
 
  然后小J叫我跟她进去房间一下,进去她房间后,小J说:「今天真的很谢 谢你。」
 
  「看到家里遭小偷,我很害怕,拿起手机想要找人,第一个就想到你。」 
  我拍拍她的肩说:「没事了~别怕。」
 
  小J按住我的手说:「你来陪我,我真的真的很开心。」
 
  我微笑说:「朋友就该互相帮忙不是吗?」
 
  她说:「朋友……我不想只做朋友。」
 
  我装傻说:「你不把我当朋友阿?」
 
  她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说:「我喜欢你。」
 
  这句话有如槌子重击我的心一般的让我晕眩,我心想:「想不到这天来的这 么快……我不想对不起小H,又没办法狠下心来拒绝小J。」
 
  小J看我没反应,追问着:「你爱我吗?」
 
  沉默一阵的我,把搭在她肩上的手抽离,并说:「对不起,我不想对不起小 H。」
 
  小J失落着看着她的肩,想从中缅怀些什么似的,并说:「你……没有正面 回答有或没有,而且你逃避着我的眼神。」
 
  「我看的出你很挣扎。」
 
  我说:「那又何苦让我为难呢?」
 
  小J说:「我不为难吗?」
 
  其实她说的有理,我和小J和小H已经深陷感情的泥沼中,不可自拔。 
  小J说:「你的答案让我有一丝希望,我不会放弃的。」
 
  我说:「很晚了,早点睡吧,我要回家了。」
 
  随即转身出去,小J没有拦我。
 
  披着夜色朦胧,我在计程车上随着街景移动,脑袋也跟着转着,重新思考着 这题难解的三角习题,却是用余弦定理、2倍角还是其他三角函数的公式所解不 出来的。
 
  34。愧疚
 
  洗澡后,我边吹头发边想着,为什么我无法「明确」的拒绝小J的告白难道 我真的对她有感觉?
 
  那为我付出这么多的小H又算什么?
 
  「唉…上天为什么要对我开这么大的玩笑?」我心想。
 
  心里的罪恶感像麦芽糖般的缠人,把我的心紧紧包覆着,让我无法喘息。 
  隔天,我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尽管小J有意无意的想要表示什么。
 
  放学后,我带小H去附近的体育用品店,补充一下羽球,小H甜甜的笑容, 挽着我的手,落日照的影子细长。
 
  我想着:「我们应该幸福的,不是吗?」
 
  小H问:「你在看什么?」

   我笑说:「看你漂亮。」
 
  小H打了我的手一下,但掩不住嘴角的一抹笑意。
 
  到了体育用品店,老闆跟我打了招呼说:「今天带女朋友来喔?」
 
  我点点头抱以微笑,小H队老闆点头示意。
 
  老闆笑说:「帅哥配美女,很好阿~」
 
  「年轻真好阿~」
 
  我笑说:「老闆的心不老阿~」
 
  老闆哈哈大笑着。
 
  我依照惯例,拿起一筒胜利蓝筒,回头一看,小H正在看拍子,我走到她身 旁问:「你要买拍子唷?」
 
  小H说:「嗯,不过我不知道要怎么挑。」
 
  我们和老闆讨论一番,依照小H打球的风格、程度,挑出几只拍子。
 
  最后小H挑了Wilson的燕子拍,我问老闆:「这支多少钱?」
 
  我依稀记得价格是两千多一点,详细价格忘记了。
 
  我跟老闆说:「今天没带那么多钱,先付订金可以吗?」
 
  老闆说:「可以阿,都那么熟了。」
 
  我拿出钱包,准备要付订金。
 
  小H惊讶的说:「你在干麻?」
 
  我说:「我们在一起一个月纪念日不是快到了吗?」
 
  小H说:「可是这礼物太贵了,我不能收。」
 
  我说:「你喜欢就好阿~还好啦~不会很贵」(如果是yy的话就很贵。) 
  小H看我心意已决,只好跟我说了谢谢。
 
  老闆说:「爱的礼物真甜蜜阿~」
 
  小H的脸罩上一阵红晕,我赶紧岔开话题,跟老闆确定绑什么线、绑线磅数 后,我们离开体育用品店。
 
  小H说:「我看书上说:『男生普通都没送礼物,却突然送女朋友或老婆礼 物的话,肯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说完脸贴的不能再近,眼睛死盯着我。 
  我笑说:「怎么可能…而且我普通哪有没送你礼物…」
 
  小H抬头想想说:「好像也是吼~」
 
  我心想:「到底是哪个傢伙写了那种邪恶至极的书?」
 
  小H问我:「你和老闆到底怎么挑球拍的阿?我都听不懂。」
 
  我说:「因为女生比较没有力,所以要挑中管软、轻一点的拍子,比较容易 施力。」
 
  「中管就是拍面下面的那一支,比较软就能藉助它的弯曲再弹回增加击球力 道。」
 
  「绑线的话,刚开始绑20磅就差不多了,也是借助线的弹力增加击球力道, 但控球就比较不准,因为线有弹性。」
 
  「绑线磅数越高,线的弹性越低,你的控球力和腕力就很重要,因为打到哪 里就是哪里,且球线不会有弹力帮你拉长击球距离,完全靠自己的力量。」 
  小H说:「原来如此,我以前都不知道这些。」
 
  我摸摸她的头说:「现在知道就好啦~」
 
  小H俏皮的说:「谢谢老师~」
 
  我们笑着肩并肩的走,但可以走多远呢?
 
  送小H到她家楼下后,我看四下无人,轻啄了她的樱唇一下,小H说:「你 很讨厌耶…」
 
  小H虽然嘴上说讨厌,不过看的出来她在笑。
 
  我的心里有股甜甜的感觉油然而生。
 
  跟小H道别后,我独自回家,信步走着,我想着小H的温柔婉约,我和她在 一起的回忆一幕幕在眼前闪过。
 
  又想着小J的活泼外放,我和她打打闹闹的情景历历在目。
 
  我又想:「如果小J在我还没有和小H在一起时,就说喜欢我,我会选择谁 呢?」
 
  转念一想:「小H并没有对不起我阿…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
 
  想到这里,不禁对小H有满满的愧疚。
 
  或许小H看的那本书是对的,我对小H精神出轨,所以有所愧疚,才急着送 她燕子拍。
 
  「叭!!!」
 
  我急忙停下,从思绪中回到现实世界,一台车疾驶而过,路人都在看着我。 
  抬头一看,原来是红灯。
 
  心想:「好像被当成白痴了…」
 
  「不过好险没被撞到。」
 
  「你没事吧?」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没事。」我摇摇头,却还是止不住急促的呼吸,不知道是差点被车撞的惊 恐造成?
 
  抑或是她的到来造成?
 
  我转过头去说:「你怎么会在这?」
 
  小J说:「做科展做到现在,你呢?怎么在这发呆?」
 
  我知道她看到我差点被车撞。
 
  我说:「送小H回家。」(其实我不想讲送小H回家,可是没什么其他理由 能蒙骗过去。)
 
  小J如我所想的,失落的表情倏忽即逝,强做笑脸说:「嗯,我想也是。」 
  小J双手叉腰说:「你刚到底在干麻?怎么会差点被车撞,走路都不看路。」 
  我说:「对不起,刚刚在发呆。」
 
  小J说:「怎么会发呆到连到马路都不知道?」
 
  我说:「不知道。」
 
  小J说:「真拿你没办法,我送你回家吧!免的你真的发生什么意外。」 
  我给她个白眼:「别诅咒我。」
 
  小J低头说:「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担心而已…」
 
  我看她那么认真,其实我有些意外。
 
  我急忙说:「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有怪你。」
 
  小J说:「那我可以陪你回家吗?」
 
  我说:「我还是自己回家好了。」
 
  我们边走着,忽然小J把我拉到旁边的小巷子。
 
  小J说:「为什么不让我送你?」
 
  我沉默了一下,终於下定决心,说:「我有女朋友,要避嫌。」
 
  一字一字的打击着小J,我想她一定不好受,可是我并没有其他选择。 
  小J抱着我,泪沾湿了我前胸的衣服,她说:「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很喜欢 你。」
 
  我扳开她的手,脱离她的拥抱,说:「我对小H也是认真的,我真的很喜欢 她。」
 
  「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感情是没办法勉强的。」
 
  小J用手拨开两行泪珠,用很坚定的眼神说:「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不 爱我,如果做得到的话,我就相信你真的不爱我。」
 
  我想:「很难,真的很难。」
 
  我踌躇了一段时间,小J说:「你果然做不到…这代表你对我有感觉。」 
  我看着小J的眼睛,说:「我……不爱你。」
 
  小J呆立几秒,随即转身狂奔着。
 
  剩我一人在原地感受着锥心刺痛的感觉,我想,小J心中的痛一定不会比我 少。
 
  不想让小J伤心又可以让她对我死心的方法是不存在的。
 
  我在夜色之中,对小J渐渐远去的背影说了声:「Apologize。」 
  之后,转身缓缓上车。
 
  其实,我也很难过,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35。分歧
 
  隔天一早到学校,进教室门后,我偷看了小J一眼,发现她也正在看着我, 她眼睛微肿,我想她昨天应该哭的很惨,虽然我假装不知道,但是心中还是有一 丝丝的不舍。
 
  殊不知,在旁边有一个人的眼神挺锐利的。
 
  来到我的位置,我看了小H一眼,小H蹦蹦跳跳的来到我眼前,看来她今天 心情不错。
 
  她说:「今天可以去拿新拍子了~好高兴~」
 
  我笑着并摸摸她的头说:「那今天要试一下新拍吗?」
 
  她说:「当然要阿~我要电你!」
 
  我笑着摇摇头。
 
  她嘟嘴说:「不相信喔!」
 
  我说:「好啦~好啦~你电我!好不好?」
 
  接着我搭着小H的肩,把她推回她的座位。
 
  我来到阿洪座位旁,我说:「有事要跟我说吧?」
 
  他脸色不太好看,说:「嗯,出去说?」
 
  我沉重的点点头,不用想都知道是要说什么事情。
 
  我和阿洪来到顶楼,他背对着我冷冷的说:「你到底对小J做了什么?」 
  我说:「没做什么。」
 
  他大吼:「没做什么,她会哭到眼睛肿起来?」
 
  接着他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他妈的用膝盖想都知道是你害的。」 
  听到这种话,我一股气上来。
 
  我吼回去:「她昨天跟我表白,我拒绝了她!!!」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到底在靠腰什么?」
 
  他听到小J和我告白的事情,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脸色忽青忽白,嘴里念念 有词,他说着:「为什么我对她付出这么多,她却从来不感动呢……」
 
  接着用凶狠中带点愤恨的眼神看着我说:「而你只会让她伤心,为什么她对 你那么死心踏地?为什么?」
 
  说完他开始用拳头敲打着地上。
 
  我心想:「老天爷真爱跟人开玩笑。」
 
  我问阿洪:「你没事吧?」接着想扶他起来。
 
  阿洪搭着我的手,站了起来。
 
  阿洪走到栏杆边,我也走到栏杆边,其实我当时挺怕他跳下去的,不过他并 没有。
 
  他口气平和的问:「你可以跟我说说昨天小J和你告白的情况吗?」
 
  我点点头,我跟阿洪说了我送小H回家,然后遇到小J,之后小J跟我告白 的经过。
 
  当然,我不会傻到跟阿洪说我内心的挣扎,因为内心的挣扎而差点被车撞。 
  我跟阿洪说:车子开太快我差点被撞到。
 
  阿洪幽幽说道:「你知道吗?做科展时,小J常常讲到你的事情、重複着你 说过的笑话,你知道那感觉有多不好受吗?」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她那么喜欢你吗?你到底对她施了什么魔法?」
 
  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阿洪苦笑了几声,转身下楼。
 
  我继续站在顶楼,想要藉由冷风冽冽的刮着我的脸,让自己更清醒。
 
  站了几分钟后,身后传来一句话:「最近不太好喔~」
 
  那是小V的声音。
 
  小V、小G随即站到我身旁,我看着她苦笑说:「是不太好。」
 
  小V说:「刚在教室里看到你和阿洪出去,感觉气氛不是很好,有点担心, 所以来看看。」
 
  我说:「谢谢关心。」
 
  小G说:「本来要找小J来的,不过她不想来。」
 
  我问:「那小H呢?」
 
  小V说:「不知道耶,没看到人。」
 
  小G问:「刚才你跟阿洪在吵架?」
 
  我想了一下说:「刚开始是,不过后来没吵了。」
 
  小V试探的问:「为了小J?」
 
  我点点头。
 
  小V说:「昨天小J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了昨天发生哪些事。」
 
  「不意外小J会跟小V说。」我心想。
 
  小G说:「我可以知道吗?」
 
  我挤出笑容说:「当然阿~你是麻吉!」
 
  小G说:「笑的这么勉强,看来你真的挺痛苦的。」
 
  我哈哈乾笑两声,接着和小G说了昨天的情况,一样没有说出内心挣扎。 
  小G听完后说:「你有点喜欢小J。」
 
  小V也附和着:「我也这么觉得。」
 
  我没讲话,因为在她们面前,我是无所遁形的,一个认识我很久,太了解我 了。
 
  一个是小J的麻吉,知道来龙去脉,一定也猜的出来。
 
  小G说:「那现在要怎么解决?」
 
  我说:「我已经拒绝小J啦!」
 
  小V说:「可是你还是爱着她。」
 
  我逞强的说:「哪有!而且我有女朋友了。」
 
  小G摇摇头笑说:「你总是这么倔强。」
 
  此时,锺声响了,我们三个回去教室准备升旗。
 
  我应该感谢锺声救了我,不然我一定招架不住他们的逼问。
 
  放学后,我和小H去拿球拍。
 
  小H没有看到我和阿洪从教室出去的样子、也不知道小G、小V的逼问。 
  所以我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不用整天都在应付小J的事情。
 
  拿到球拍的小H活蹦乱跳嚷嚷着要电我,模样煞是可爱。
 
  接着我们回到学校,开始试球拍,那支新拍的确是不错,小H的挥拍反应感 觉更快了,这样子杀球得要杀到更刁钻的地方才能够得分。
 
  一直以来,打羽球能让我忘记心烦的事情,因为精神集中在羽球上,今天也 不例外。
 
  不过我似乎专注到忘记对手是小H。
 
  小H抱怨着:「你今天打好凶喔!这样我哪能试拍阿?」
 
  「根本就连球都很难碰到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说:「抱歉!抱歉!我忘记了。」
 
  打了几球轻一些的杀球让小H接,让小H试各种球路,习惯那支拍子后。 
  有学弟来报队,小H和我一组,打对方两个学弟。
 
  两个学弟是羽球社的,我有印象。
 
  我和小H的合作默契和实力,已非同日而语,比起之前打校际赛强多了。 
  学弟一开始就陷入苦战,打前面被小H吊小球、打高远让学弟跑来跑去; 
  打后面被我杀球,而今天我又特别喜欢杀球,想藉由杀球来发泄心中的苦闷。 
  没多久学弟就输了,学弟哀怨的说:「副社长和学姊太狠了吧~」
 
  小H骄傲的说:「我换新拍子打的更好了呢~」
 
  我笑说:「好啦~下次轻一点。」
 
  打完后,我送小H回家,小H说:「你今天心情好像不好吼?」
 
  我说:「有吗?还好吧!」
 
  她说:「你心情不好就会控制不了一直杀球,然后都杀很大力。」
 
  我说:「有吗?跟平常一样阿。」
 
  她说:「喔……那应该是我多心了。」
 
  我摸摸她的头说:「看到你就心情好阿~」
 
  她笑说:「你这马屁精!」
 
  我拍拍她的屁股说:「是阿~我来拍马屁了~」
 
  我们一路打打闹闹的回到小H家。
 
  36。转移
 
  之后几天,我和小J、阿洪没讲半句话,即使眼神不小心对到,也随即避开 眼光的交会,好像看着对方会带来什么苦厄似的。
 
  小G、小V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过谁也无能为力,在爱情世界里没有人能 够解决所有问题。
 
  也许这件事情让我苦恼太久,笑容比起以前减少许多,朝夕跟我相处的小H 不发现才怪,下课后,她担心的问我:「你最近怎么了?感觉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还说:「小J、阿洪感觉起来好像心情也不好,怎么大家都这样阿?」 
  我不禁冒出冷汗,深怕她已经知道小J的事,虽然我并没有做出对不起她的 事情,不过这对她们的友情势必造成伤害,或许也会和我大吵一架也不一定。 
  「我得要小心回答。」我心想。
 
  我说:「最近补习班教的东西不太会,感觉跟不上别人很沮丧。」
 
  「小J和阿洪做科展很累,你看其他组员也是那个样子。」
 
  小H低头说:「功课方面我就帮不了你了……我太笨了……」
 
  我微笑搭着她的肩膀说:「你哪会笨阿~」
 
  我们恢复往常的相处模式。
 
  不过这只是假象,我最近一直在演,演到我自己都分不出哪个是真的我。 
  但,我又蒙混过关一次了。
 
  小H说:「我有些数学问题不太会耶~你可以教我吗?」
 
  我心想:「她这是在帮我建立信心吗?因为相信我刚刚的谎言而想要帮助我。」 
  「我想,我真的欠她很多很多。」
 
  一不小心我就掉入自己的世界,自顾自的思考着,心中充满了对小H的愧疚, 或许,愧疚正来自於我放不下小J。
 
  在这名为爱情的棋局之中,已经来到该有所取舍的地步,而我却徬徨无措, 对於下一步,我一点头绪都没有,可怕的是,只要下错一步,我将会堕入无间地 狱。
 
  小H在我耳朵旁边的吼声将我拉回现实世界,我整个人震了一下,小H不满 的说:「你到底在干麻阿?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还在惊吓状态的我说:「你刚说你要问我数学问题阿?」
 
  小H双手交叉於胸说:「然后呢?」
 
  我眼神飘移的说:「我刚没听清楚,不好意思。」
 
  小H转过身说:「哼!都没在听人家讲话。」
 
  我轻搭着她的肩膀说:「再说一次阿~~对不起啦~刚没听到。」
 
  小H说:「我说要去你家啦!」
 
  我说:「好的!遵命!小的立刻带您去。」
 
  小H打了我的手臂一下说:「烦耶~」
 
  到我家后,打开铁门,眼前一片黑,家里又没人,我开了灯,进了我房间, 小H也跟着进来。
 
  我边脱衣服边说:「你想吃什么阿?换完衣服我们去吃饭吧!」
 
  小H害羞说:「阿~你怎么直接脱啦?」
 
  我略带困惑的说:「不是早就看过了……害羞什么?」
 
  小H害羞说:「烦耶~」
 
  不过她也没有离开我房间。
 
  我们随便买了麵吃一吃。
 
  接下来开始帮小H补数学,不过也是解没几题,就开始聊天、看电视之类的 ……
 
  我不禁怀疑这才是她来我家的真正目的。
 
  看电视看着看着,我和小H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小H依偎在我的怀中看着 电视,我也没放过这个机会,没事就偷亲小H,小H也不甘示弱的还击着。 
  在某个广告,我和小H激情热吻着,只有激情能让我忘却和小J阿洪的情欲 纠葛。
 
  我的手缓缓移到小H的衣服内,一松一紧的动作,让我的手中传来软热的感 觉,分身顺势而起。
 
  接着我把小H的胸罩掀开,逗弄着她的乳头,小H咿呀不清的说着:「去… …房间……啦……等下……你……家的人……回……来怎……么办?」
 
  男人的欲望真的很恐怖,我承认。
 
  我右手抄起遥控器,关了电视,放下遥控器。
 
  左手在小H的膝盖后面搭着,右手搭到小H的颈后,把小H抱到我房间,小 H尖叫说:「不要跑那么快啦!!!很恐怖耶!」
 
  我说:「不会让你掉下去啦~」
 
  小H说:「真是大色狼。」
 
  我笑嘻嘻的脸代表回应。
 
  把小H放到床上后,我火速脱的只剩下四角裤。
 
  我把小H的上衣和被我掀起的胸罩脱下,丢到一旁。
 
  贪婪的亲吻着小H的嘴、脖子、耳朵,似乎想从中找回这段时间失去的自我。 
  小H的眼神开始迷濛,进入了情欲世界。
 
  我的双手捧着小H的椒乳,吸允出声,而小H娇喘着。
 
  我狂乱的不能自己,只想要用做爱来让自己逃避现实。
 
  我脱下四角裤,叫小H帮我口交。
 
  小H说她不会,我慢慢的教着她,看着她的小嘴慢慢的让我的龟头进入,我 以为会很有快感,但,她的牙齿一直刮到我的小头,要我形容的话:真是他妈的 痛彻心扉。
 
  所以,我忍不住杀猪似的叫声,叫声中参杂着:「快吐出来阿!!!」 
  小H把我的分身吐了出来,问我怎么了?
 
  我跟她说被牙齿刮到很痛。
 
  她一直跟我道歉。
 
  其实还是很痛,不过我怎么忍心怪她。
 
  我跟她说:「没有关系,慢慢来。」
 
  心想:「她这么配合我、这么爱我,我夫复何求?」
 
  之后我就打消了叫小H帮我含的念头,我真的不想要分身被脱皮……
 
  我在小H的洞口磨擦着,在她耳边轻声问着:「想不想要?」
 
  小H遮住脸说:「你好烦喔!」
 
  我又说:「好多水喔~超色的!」
 
  我扶着我的分身,龟头才刚挺入,小H就叫了出来,好像很痛苦似的。 
  我轻声问着:「会痛吗?我小力点。」
 
  小H摇摇头说:「没关系。」
 
  慢慢的挺进,终於整根没入。
 
  从刚开始浅浅的进出,分身渐渐感受到来自前方战线的补给,变的更好抽动。 
  而小H也从眉头紧皱到能够享受性爱的美妙。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依循着动物的本能进出着,房间中充满了靡靡之音,有 我们结合处的声音、有我的喘息声、有小H的呻吟声。
 
  我开始进入无意识状态,脑中一片空白,我只依稀记得我低吼了一声,就来 到天堂,等我再次回过神来,我已经回到凡间。
 
  我躺在小H身上重重的喘息着,我的胸口能感受到小H的胸部也是快速起伏 着。
 
  我和小H一起经历了一场天堂之旅。
 
  而那一晚,小H没有回家,我和她都不记得我们到底到过几次天堂。
 
  我们迎接早晨的方式:再一次进入天堂。
 
  37。跨年
 
  在这寒风冷冽的冬季中,很快地,一年又将要过去。
 
  在某个下课时间,小G问:「今年跨年你有活动吗?」
 
  我说:「没有。」
 
  小G说:「那去好乐迪唱歌吧~」
 
  我问:「有谁要去阿?」
 
  小G说:「就你、我、小H、大孟吧!」
 
  我说:「好阿。」
 
  这段时间中,我心里不时会有小J的影子,挥之不去却又令人神往,我一直 在把持着自己,希望自己不要辜负小H,但心墙的裂痕一天比一天来的大,会不 会有一天……我会不顾小H而迎向小J的怀抱?
 
  这样的我,自私的可怕,连自己都讨厌。
 
  但是爱情是不能根据付出来计算报酬的。
 
  我的内心每天都天魔交战着,打的我的心里快要荒芜,几近死城。
 
  到了12/31日,放学后,我和小H、小G、大孟一起去吃饭。
 
  饭后,我们来到KTV。
 
  我在KTV门口惊讶着,我看了小G一眼,我猜这是她和小V搞的鬼。 
  小J、阿洪、小V也来了?
 
  小H则是去找小J热络的寒喧着,所以没发现我的惊讶。
 
  虽然我和小J、阿洪的关系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尴尬,不过心里还是有些芥蒂, 关系已不再像以前那么好。
 
  尤其我对小J越来越无法抗拒,现在跟她和好如初意味着什么?
 
  不过小H在场,我还是得要装做没事和他们闲话家常着,看的出小J也在强 装没事,阿洪随便寒喧几句就去找小G她们了。
 
  我想他大概已经放弃小J了……
 
  寒喧一阵后,我们进入了KTV包厢,原本我以为我和小J、阿洪大概没事 了,但我错了。
 
  阿洪一拿到麦克风,给我点一首林冠吟的「毁灭爱情」
 
  边唱眼光偶尔扫到我身上,偶尔又看看小J。
 
  小J则是给我点了SHE的「爱我的资格」
 
  眼神在我和萤幕之间游荡着,就像她的爱情一样游移不定。
 
  在场的人,只有大孟和小H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好个哪壶不开提哪壶……够刺激。
 
  更劲爆的还在后头,小H点了粱静茹的「第三者」
 
  更是几乎整首都是看着我唱。
 
  我心想:「小H不会是在暗示什么吧?」
 
  「早知道就别来,这根本就是场鸿门宴。」
 
  想到这里,我瞪了小G和小V一下,小G摊手表示无奈,小V用嘴型说: 「喔!」
 
  ,一附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完全拿她们没辄。
 
  小H唱完后,用甜的发腻的声音问着我:「好不好听阿?」
 
  我笑说:「很好听阿!」心跳快的像脱疆野马般的无法控制,但我绝不能显 露出来慌张,我点了张学友&高慧君的「你最珍贵」,和小H一起合唱,仅此代 表我的心意。
 
  从她唱「第三者」开始,我就一直观察着她,我想从她的表现之中,探究她 是否在怀疑些什么。
 
  但我并没有对不起她,至少现在没有,我到底在怕些什么?
 
  我不懂!真的不懂。
 
  在和小H合唱时,我们手牵着手,看着对方深情对唱着,眼中只存在着对方 的身影。
 
  当然,小J的脸色不会太好看。
 
  我还是没有到察觉小H的异样,或许她只是单纯喜欢「第三者」这首歌罢了。 
  小G在此时说话了,她说:「大家来玩个游戏吧~」
 
  「来挑战两人合唱,我和eattitty先开始。」
 
  「唱完可以指定下一对唱歌单的下一首歌,如果不会唱……」
 
  「那就要被大家弹耳朵!」
 
  不等大家同意,她就把麦克风塞到我手中,我记得我和小G合唱林晓培的 「烦」
 
  而且她还站到桌子上左晃右摆的装Rocker鬼吼鬼叫着……
 
  让气氛轻松不少,我应该得要好好谢谢她才是。
 
  合唱完后,我们可以决定下一组合唱的人,小G说:「那就阿洪和小J合唱 吧~」
 
  我惊讶的看着小G,小V在一旁鼓譟着。
 
  我总算意会过来,想必歌单是经过精心安排的,看了一眼电脑,下一首歌: 信仰爱情。
 
  好一首信仰爱情……他们两个目前应该对爱情绝望吧。
 
  刚开始小J阿洪还想推掉合唱,小G就摆出弹耳朵的姿势说:「我弹耳朵很 痛喔~不信可以问eattitty!」
 
  小G看我不讲话,偷偷在我大腿捏下去,我忍住痛挣扎的说:「她弹耳朵真 的很痛!!!」
 
  小G威胁的说:「要不要唱阿?」
 
  小J阿洪只好在小G的淫威之下低头。
 
  他们尴尬的唱完这首歌后,我发现他们的互动好像变的自然一些,我心想: 「哼!这招好像还挺有用的。」
 
  他们两个指定小V和大孟合唱,不过我已经忘记他们唱什么了。
 
  既然是小V,我猜等下一定又要点我,而且很有可能要跟小J唱,今天的目 的就是要我和小J阿洪的关系重修旧好,让我们不在尴尬下去,目前看来,好像 是有那么一点点用。
 
  我瞄了一下电脑,下一首是当时最红的「不得不爱」
 
  心想:「干……我会不会被小H杀死阿?」
 
  唱完后,小V如预期的点我和小J唱,我看了一下小H,小H笑笑的说: 「你想被弹耳朵阿?」
 
  我急忙摇头,接起大孟的麦克风准备唱。
 
  小J也拿起了麦克风,我们眼神交会了几秒,我急忙转过头看着萤幕,因为 小J的眼睛有种魔力,我怕贪心的再多看几秒,我将会被吸入那深遂幽暗的双瞳 中。
 
  我在脑中想着她微红的脸颊,不知是因为包厢太热,抑或是她会害羞。 
  我们终於有机会可以正大光明的对看着,这次,我甚至有种微醺的感觉,不 用喝酒就醉了。
 
  我和小J深情对唱着,唱到忘情处,还牵了手,结束后才觉得糟糕,好险刚 跟小G也有牵手,万一被问就拿这当挡箭牌。
 
  小J经过我身边时,还跟我说了声:「谢谢。」
 
  我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心里有些惆怅。
 
  好在小H没说什么,「希望她别在意才好。」我想。
 
  接着又胡乱唱了些歌,我们一行人离开了KTV。
 
  小H和小G顺路一起回家、小V和阿洪顺路一起回家、
 
  小J和我、大孟顺路一起回家。
 
  原本我是想送小H回家,不过她说:「小J没人陪很危险,你顺路就陪她吧。」 
  一行人在KTV前互道再见。
 
  大孟家比我家先到,和大孟道别后,我发现小J有些惊慌,我急忙问:「怎 么了?」
 
  小J说:「我家钥匙不见了!」
 
  我安抚说:「没关系,别慌张,每个口袋、包包每个袋子都找一次看看。」 
  看着她找完后,结果还是没有。
 
  我问:「那你家里有人吗?」其实这问题很蠢,有人她那么慌张干麻? 
  她说:「没有阿!我爸妈出差了。」
 
  我问:「那你妹咧?」
 
  她说:「她说要去跨年!对吼~可以打电话问她!」
 
  打了电话,结果是未开机。
 
  小J急的快哭出来的问我:「eattitty!我要怎么办?」
 
  38。情迷
 
  我思考了一下,她家没人、她妹手机关机、半夜去哪找锁匠,好像也只能先 带她回我家了。
 
  小H会不会生气?但不带小J回家,她要怎么办?。
 
  思考完后,我说:「那个……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我家……」
 
  「还是你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小J说:「我如果有别的地方去,我那么紧张干麻……」
 
  但她说这话时,脸色平缓许多,应该是要来我家了。
 
  我摸摸她的头说:「好了~没事了~明天我再送你回家吧~」
 
  小J嗫嚅说着:「谢谢……」
 
  我笑说:「谢什么~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忙的。」
 
  我的内心此时充满绮念,我幻想着会发生什么,但我又不能对不起小H,天 魔交战即将分出胜负。
 
  回到家后,我打开铁门,随手开了灯,小J还呆呆的站在门外,我说:「进 来吧~别发呆。」
 
  小J尴尬的笑说:「喔。」
 
  我带她进去客房,我说:「你晚上就睡这吧~」
 
  小J低头说:「可是我不敢一个人睡耶……」
 
  我觉得不太妙,这句话的意思是……
 
  我问:「那也没办法阿……」
 
  小J双手合十说:「拜託拉~陪我~」
 
  我说:「孤男寡女在一间房间不好啦……而且我有女朋友耶~她还是你的好 朋友。」
 
  我希望用这招能够让小J放弃那疯狂的念头,因为我害怕我会忍不住,而做 了不该做的事情。
 
  小J低头说:「我是真的不敢一个人睡……」
 
  我说:「我没有怀疑你阿,只是这样不好。」
 
  小J猛然抬头说:「我想到了!」
 
  「那我睡地上,你睡床上,这样就不会怎样了!」
 
  小J看我陷入考虑中,她抓着我的手摇来摇去,希望我能答应她的要求。 
  最后,我投降了,古人说的好:「红颜祸水。」
 
  我无奈吐出:「要睡地上也是我睡吧……」
 
  小J眨着灵动大眼说:「你答应啰?」
 
  我无力的点点头,小J欢呼着:「耶~eattitty人最好了~」 
  我带她到我房间,我说:「等我一下,我拿毛巾给你。」
 
  「不过我没有女生衣服,你要穿我的?还是继续穿你那套?」
 
  她说:「穿你的吧……你有看过有人穿牛仔裤睡觉吗?」
 
  我说:「也对……衣柜在那,自己挑吧。」手指了衣柜方向给小J。
 
  我拿了毛巾给小J,她就去洗澡了,洗澡之前还不忘瞥了我一眼,我开始觉 得或许她是故意没带钥匙的。
 
  听着水声,我兀自思考着,想着小J的裸体,但随即摇摇头阻止自己继续想 下去。
 
  一直以来,我不想要对不起小H,照理说是不该有这念头的,既然相爱,又 怎么会整天想着不要对不起她呢?
 
  除非我们的爱情之中一直存在着其他成分,也许小J一直在我心中,牢牢的 存在着,怎么样也挣脱不了。
 
  若是处理不好,将成为我和小H之间永远的芥蒂,也许已经是了。
 
  我的爱情像是走在钢索上,飘飘荡荡的在两端游移着,优柔寡断的我,不想 伤害小H,因为她为我付出很多;
 
  不能拒绝小J,因为我对她有点感觉。
 
  这样子的我,会让自己摔下断崖粉身碎骨吗?
 
  又会让小H、小J受到什么伤害吗?
 
  想着想着,突然脸上传来温软顺滑的微湿感,因为想的太出神,而被吓到, 身体震了一下,小J笑说:「还被吓到咧~看来你也没比我有胆到哪。」 
  我抹了脸上湿湿的地方,把水弄乾,乾笑回应小J。
 
  我说:「吹风机我摆桌上。」
 
  小J用毛巾包住头,身穿我的T恤显的不太合身,松松垮垮的。
 
  脸上颧骨部分的白皙被热气燻的微红,煞是可爱。
 
  让我不由得看呆了,小J在我眼前挥挥手,说:「你今天太累啦?怎么变的 呆呆的?」
 
  我说:「没有阿~」就狼狈的跑去洗澡。
 
  莲蓬头的水顺着我的脸、身体,流到地上,其实我分不太清楚那是水还是泪。 
  之前小J被我拒绝,她没骂我、没打我,还强装做没事的样子,尽管她心如 刀割。
 
  到底是什么在怂恿着她勇往直前?
 
  接着我想起小H,想起我们一起练习羽球、每天一起回家、
 
  第一次去她家、校庆送她金莎花、输球安慰她、第一次爱抚、第一次跟她做 爱、去美丽华约会的情景、
 
  送她拍子时她的表情、她第一次住我家的情况。
 
  再想想小J,想起我们第一次在羽球场相遇差点吵架、她坐我旁边时,我从 排斥到接受的过程、她找我聊天时,被我逗笑的表情、玩她手臂赘肉的游戏、她 的粉拳、第一次打到她的胸部、
 
  她家遭小偷,我去陪她的情景、拒绝她的告白的情景。
 
  跟她们在一起的每件事情我都记的很清楚,好像昨天才经历似的。
 
  等我回过神来,我坐在浴室的地上,莲蓬头的水依然继续沖着,像光阴一般 不等人。
 
  小J敲着门说:「你没事吧?怎么洗那么久?」
 
  我说:「我没事!」
 
  随便沖洗过后,我回到房间吹着头发。
 
  小J坐在床上说:「你知道你刚才洗澡洗多久吗?」
 
  我说:「不知道。」
 
  小J说:「40分钟,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发生什么事咧!」
 
  我笑说:「哪会有什么事!」
 
  小J低头说:「人家会担心阿……」
 
  此时我吹完头发,我拍拍她的肩膀说:「没事啦~」
 
  她把手放到我额头上,检查着我有没有发烧。
 
  我说:「我不是说没事了吗~」
 
  看我没发烧,小J娇嗔说:「娘炮才洗澡洗那么久!」
 
  我说:「你还不是洗很久!」
 
  小J说:「我是女生阿~」
 
  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说:「不知道谁喜欢我这娘炮,还跟我告白咧~」 
  一讲出口我就知道糟了。
 
  小J低头不语。
 
  我急忙跟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刺激你的……」
 
  接着我看到小J身上的T恤,开始有了水渍,像下雨一样,从一滴、两滴到 滂沱大雨。
 
  那是她的泪,该死的我又让她哭了。
 
  她呜噎的问:「如果我比小H更早说喜欢你,你会接受我吗?」
 
  我呆呆的看着她,心乱如麻,我的自以为两面讨好,不想让谁伤心,却是让 我变成最邪恶的人的原因,因为我不断的给小J希望,却又不断的将她重重摔下, 摔的混身是伤。
 
  我爱小H,但我放不下小J。
 
  多少个夜,我辗转难眠,我一直在想如何才能彻底忘记小J,全心全意的对 小H,我以为我拒绝小J,小J就会恨我,然后我可以顺理成章的放下她,但她 不恨我。
 
  我决定顺着自己的感觉走,偶尔一次不要理性。
 
  我问:「你知道我刚才洗澡为什么洗那么久吗?」
 
  小J摇摇头。
 
  我说:「我在浴室里想着我和小H还有我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我全部都记的很清楚。」
2015071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