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国中理化课](19)[作者:rescueme]
[国中理化课](19)[作者:rescuem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94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国中理化课(十九)

  颱风过后的第一天上课,我们班扫落叶扫到快虚脱,我刚把扫把放回扫具间,一转身就面对着一个国三学长,他个头比我矮一点,体重则大概是1。5倍的我。
  「你就是陈嘉年?」那个肥肥学长旁边,一个瘦不拉叽,黑眼圈很深的另一个学长问道。

  「嗯。」我赶紧张大眼睛,一副诚恳中带点可爱的人畜无害模样回话,毕竟学长主动来找我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知道甲乙丙栋是谁罩的齁?」肥肥学长身边另一个高个子问道。

  「不知道。」靠夭咧,这些小痞子自己私自划分势力范围,像野狗一样到处尿尿,以为尿过就是他的地盘,还真的以为会一统天下啊,我上我的学,谁管你谁罩谁。

  「本来是鬼氏企业啦,现在变成冥府军团了你知不知道?」黑眼圈学长道。
  「喔。」我乖乖地有问有答,心里面却觉得这些杂碎幼稚到不行。

  「我就是冥府军团老大张福报。」肥肥学长总算开口了。

  他大概以为我会像听到铜锣湾陈浩南一样肃然起敬,不然好歹也像东星乌鸦一样被他的暴戾之气震慑,不过我只是毫无反应,就只是个中二屁孩。因为我觉得,就算你要叫做南韩欧巴马,火星麦特戴蒙也不关我的事。

  「优罗志亚附中的陈昱豪你认识吧?」咦?那就可能关我的事了,其实听到陈昱豪的名字我反而松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我在课堂上内射甄书竹,陈昱豪绝对不可能当作没事的,就算他们在冷战,我搞了人家名义上女友毕竟是触犯江湖大忌啊。

  「我补习班同学啊。」我赶紧答道。

  「他女朋友甄书竹也是我们罩的,离她远一点。」福报哥右手食指点了点我的胸口,旁边的哼哈二将也斜眼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身离开。

  靠,我知道陈昱豪平时都跟小混混、八嘎冏在一起,没想到他混得这么大尾,竟然跟鬼氏企业、冥府军团也有交集。

  当初敢搞上甄书竹,一方面是觉得陈昱豪大概不太当一回事,一方面是就算他女朋友真的被我怎么样了,他也不会跟那些小混混说,难道说:「喂,兄弟,我马子被内射了,帮我报仇。」谁会把自己当了活王八的事情跟别人说啊?想到这里,加上张福报他们气势也没有很凶狠,我就没有太放在心上了。

  不过回家后我赶紧上了久违的FB,发现甄书竹之前「一言难尽」的感情状态,现在又变回「稳定交往中」了,难道她和陈昱豪又和好了?不然陈昱豪怎么会劳驾不同校的朋友帮忙对我呛声警告维护主权?

  唉,如果这件事能这样平息就好了,不过想起甄书竹,我的胯下竟然也会有蠢蠢欲动的感觉。

  当周的补习班数学课前,甄书竹一看到我,就赶紧暗示我到补习班后面男厕附近一个比较没有人经过的小空间,平常是放杂物用的。

  我想大概跟她和陈昱豪之间的事有关,就乖乖过去,希望这件事能善了。
  「陈嘉年,我跟陈昱豪没事了,不过你以后别再跟他说些有的没的。」身高跟我差不多的甄书竹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

  哇咧,我从来就没跟陈昱豪说过什么有的没的,纯粹是你自己作贼心虚,手机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精采画面,以为我掌握了什么关键秘密,其实我连怎么打开手机画面都不会。

  「喔。」在他们面前,我多半是惜字如金,这样比较不会被发现我内心真正想法,也比较容易随机应变。

  「就这样,没有什么条件吗?」甄书竹本来看着我的眼神闪烁了起来,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校裙。

  靠,你们愿意放过我,我谢天谢地都来不及了,是还要什么条件啦。

  「我说真的,我珍惜和陈昱豪之间的感情,只要能留住他,能力范围内的事我都会做。」甄书竹咬了咬牙,总算再次和我对上眼,但是没几秒钟就又低下头去了。

  其实我们虽然都只是国中屁孩,但是像她这样和男朋友互许终身,还偷吃了禁果,现在又一副慷慨就义的伟大模样,我还蛮欣赏的,不禁想起李法和我说的「牺牲奉献」。

  本来想跟她说清楚,我并没有真的那么坏,当时在课堂上搞她也只是基於报复的心态,并不是真的多想佔有她的肉体,但看到她这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竟然又稍微动心了;而且,要是我真的毫无条件答应她的要求,她反而心中会有芥蒂吧。

  「好吧,那你让我看一下内裤就好。」趁着现在人少,我想赶紧把这件事解决;而让她觉得因为自己的付出才中止了我对她和陈昱豪的骚扰,成全她的牺牲,这也是我的一种温柔啊。

  「就这样?」甄书竹狐疑道。

  「嗯,这样就够了。」其实我只是想赶快回去吃我的晚餐便当而已。

  「喔。」说完甄书竹就把校裙撩起,我也真的有那么一丝期待希望她穿的内裤是性感一点的,可以让我稍微眼睛吃冰淇淋。

  不过这期待马上被浇了桶冷水,因为她校裙底下只是安全裤。

  我虽然假装毫不在意,但是在她裙摆扬起的瞬间,我的眼睛大概出卖了我的心,甄书竹本来尴尬害羞的脸上突然「噗」一声笑了出来。

  但是随即她就褪下安全裤,真的让我欣赏她的小内内,甄书竹的内裤虽然是棉质的,不像李祯真老师有时候穿的丝质内裤又薄又性感,但是近距离欣赏之下,竟也让我看到约略的阴毛形状,隔着她的粉绿色内裤透了出来。

  这几天本来忐忑的心情,随着张福报有点强势却又不是太恐怖的警告,还有甄书竹的主动示弱,总算是轻松了,我的那边竟然一方面因为心情上卸下重担,一方面也因为回想起课堂上像狗狗般和甄书竹交媾而兴奋了起来,让我身子不禁往前倾。

  「你好色。」甄书竹,扭了一下身子,侧身把隐约露毛的画面封印,只看得见她白皙的长腿,不过这略显性感的模样反而让我几乎失去理智。

  「是你太正。」其实这不算违心之论,扣掉李祯真老师、何心瑜主任、李法、李法妈,甄书竹的姿色确实可以排进我生命之中的前十名。

  「哼。」甄书竹把身体又转了回来。我本来以为她会因为我嘴巴上轻浮而讨厌我,没想到她是带着微笑白了我一眼。

  「不准跟陈昱豪说喔,其实你比他久。」哇塞,平常她们这些爱开黄腔的死八婆本性流露,竟然连男朋友的秘密都泄漏出来了。

  「吃饭吃比较久喔?」我装傻问道。

  「别太过份喔你。」甄书竹好像没有要把裙子放下的意思,和我抬槓抬上瘾了,我也乐得边聊天边欣赏她胯下狭长的性感三角。

  「也比他大…」她红着脸道。

  果然,自己的鸡鸡每天看没有感觉,其实前阵子的肿奶就是已经我长大的讯号;以前第一次看到陈昱豪的肉棒,觉得粗壮程度跟AV男优有得比,没想到难得经过实际使用过的女生测试,竟然证明我已经比他大了啊。

  「这不准啦,他又不可能用上次那种姿势跟你那个。」我本来只是想在嘴巴上开开她玩笑,讨回以前被她欺负的份,但是想到上次趴着像野狗一样交配的画面,竟然觉得我这句话包含了许多暗示意涵。

  「哼。」甄书竹突然表情紧绷了起来,让我差点后悔说出刚刚那句话,不过她眼角却没有戒心,反倒有股说不出的挑逗。

  「早知道你不可能就这样放过我,我跟你说,就一次,这次过后你要完全忘记。」接下来的话我是勉强推测出来的,因为低着头的甄书竹声音已经小到几乎听不见了,就是声波章节提到的,大约是人耳能听到的最小声音,也就是0分贝。
  但即使是声音响度已经小到不行,甄书竹说话的的频率高低起伏,完完整整传进我耳里,她的意思难道是我还可以再干她一次,跟她打一次另类的分手炮!?
  甄书竹勉强把头抬了起来,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不过你要戴保险套。」
  干!竟然真的是这个意思,我想一定是上次课堂上乱搞,虽然我没有尽力,但是已经有活用到李法教的技巧,加上声波最后一堂课甄书竹和李法一起在课堂上被搓阴蒂时,李法喷尿假装高潮,让甄书竹以为我的性技巧过人;现在她对我的印象除了性技巧过人,还加上有只大鸡鸡,平常又不敢乱说话,唯唯诺诺的,所以在没有后顾之忧下,想再用一次我的肉棒!反正只要守口如瓶,这些胡搞瞎搞都只是她们女生的小秘密!男孩们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不然迟早变成绿光战警!

  天啊,真是太恐怖了,没想到才国中就背着男友乱来,真是世风日下啊,书上教的伦常道德你都放哪去了?我们身为人类生活在这世上,除了本能的欲望,还有更多应该重视的吧,例如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男女朋友之间的贞洁…我心里面摇着头,却用可以进校运会100公尺决赛的速率跑到柜台,因为我没钱买保险套了,可以先跟补习班柜台借,等我妈来补习班缴学费时再结清就好。

  「瑜姐,我要借100元买饮料。」我压抑着心中的兴奋,赶紧说谎借了100元跑到便利商店买了一个保险套,幸亏店员没问我用途,即使他问,我也会说是要灌气球的啦。

  天啊天啊天啊,我这辈子连保险套怎么用都不知道,因为我健康教育课教保险套用法时在跟同学打闹,但现在光把它拿在手中就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
  等到我回到补习班时,离上课只剩20分钟了,甄书竹一看到我就自己乖乖地走到那个杂物间,我也确定没有人注意到她和我的举动,这才走了进去。
  不过随即发现站着很不好搞,趁着高中部还没上课,我们混进了隔壁栋,走进了宽敞的女厕。

  进了厕所,锁上门之后,甄书竹就自己把裙子和内裤脱下,由於等等就要上数学课,她便没有脱上衣,但是我对她的胸部还是挺向往的,赶紧双手袭了上去,隔着校服揉起她的小包子,尤其是用掌心让她的乳尖能完全感受到我的爱抚。
  甄书竹把马桶盖放下,坐了上去,表情镇静地像没事发生一样,事实上她上半身看起来还是像以前那个我只敢远观不敢亵玩的私立女中校花,可是下半身未着寸缕,看起来又是那么狂野,尤其是当她把双腿分开后,那个看似秀气其实佈满细小绒毛的淫荡阴部,开口已经全被她的淫水濡湿!

  我这才发现她放在一旁裙子上的内裤,裤档上的护垫也黏糊糊的,原来她真的是个淫娃!

  虽然上次已经和她搞过还内射,但上次我是从我胯下看到她的性器官,直到这次我才正面看清楚甄书竹的小穴,比起上次别有一番风味,而且上次不确定能不能进入,匆匆忙忙地没有真的获得性交的愉悦,这次女方已经承诺让我搞,我在各方面都更能好好仔细品味她诱人的下体。

  这个时候我早已经硬到不能再硬,也没有丝毫扭捏,马上就拉下拉炼拖出已经闷在内裤里一整天的粗壮老二,鼻子马上闻到一股骚臭味。

  不过甄书竹没有嫌弃我髒兮兮的肉棒,马上把它包皮退到后面,露出整个龟头,然后含进嘴里用生涩的技巧帮我服务。

  我一度怀疑甄书竹会不会更早以前就已经破处,不然怎么那么色,不过偶尔用牙齿刮到我龟头的三流口交技巧证明她果然刚偷吃禁果没多久;很多国中女生其实对性都很好奇,也喜欢开黄腔,但是碍於传统的观念,敢像甄书竹这样大胆身体力行的其实不多。说实话,甄书竹的口交除了让我心情上很兴奋之外,完全没让我爽到,而且龟头被她这样一刺激之下,红通通的,肿得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大!

  她只帮我服务了不到1分钟,就往后坐到马桶最后沿,双腿张得老开,示意要我赶快结束这最后一次和她的交流。

  我几乎忍不住就要提枪上马,但是刚握住阴茎,就想起她要我戴上保险套,於是我把包装撕掉,然后徬徨地把粉红色扁扁的小气球拿着,不知道哪一面才是正面。

  「你会戴吗?」我不敢贸然尝试,在耳际问了问把眼睛闭上等待进入的甄书竹。

  「上课我都在玩耶。」甄书竹瞪大眼睛,显然也不会。

  「那你记得陈昱豪怎么戴的吗?」

  「他没有戴过啦。」干!这畜牲该不会每次都无套中出吧,我好羨慕啊!
  大概就是因为陈昱豪都不戴套,所以甄书竹认为只要我戴套,没有实际生殖器的接触,她就不算出轨,毕竟我和她男朋友的身份还是有区隔的。

  既然甄书竹都坚持说要戴套做,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尝试把保险套放在龟头上,然后往后拉开,随即发现拉不下来,应该是戴反了,赶紧换边这才顺利往后拉下套子罩住我的肉棒。

  不过囿於时间的压力,还有第一次戴保险套的紧张,我竟然在戴完保险套后变软了,半软不硬的龟头在甄书竹穴口督了几下就是督不进去。

  「对不起,一紧张就…」我努力地搓着包皮刺激阴茎,但情况只有更差,现在戴着保险套的肉棒已经软到跟勃起前没两样,而紧紧黏在包皮上的保险套因为不是特别高档的品质,其实让我很不舒服;亟欲再干甄书竹一炮的渴望,还有即将上数学课的压力,让我几乎要放弃了这难得的机会。

  不过,对着甄书竹粉红色的狭窄肉洞,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打上一枪,我本能地拿掉保险套搓了阴茎几下,发现它马上又胀大了,果然是对套子的陌生感让我无法随心所欲变硬。

  既然无法满足甄书竹,又不可能无套干她,我趁着甄书竹眼睛闭着,想说难得有机会用正常位欣赏甄书竹M字腿之间的美丽小穴,至少套弄一下肉棒,当成以后打手枪的配菜也不错,便稍稍搓揉了一下肉棒,它也不负众望地恢复到最硬的状态。

  等了良久还没等到男根的入侵,甄书竹这才睁开迷濛的眼睛,看见我只是握着肉棒却没有要插她的打算,问道:「你怎么把套子拿掉了?」

  「怪怪的,真不舒服。」我意兴阑珊地解释着。

  「不要叫我绰号!」甄书竹抿着嘴故作嗔怒。其实我没那个意思,但是绰号「真舒服」的甄书竹听到「真不舒服」的反应已经是条件反射了,马上抗议。
  「呵呵,戴上套子就变软,没办法。」我打着哈哈想说至少维持男性的尊严,不承认我是紧张阳痿。

  「还戴得回去吗?」甄书竹仰起身子,一手拿过我手中的套子,一手握住我的老二,想试试看能不能再把套子套上现在已经恢复雄风的肉棒。

  「没办法了啦。」我回想刚刚是多困难才把卷好的套子往下拉到罩住阴茎,也了解保险套设计的概念了,现在要把摊开的保险套套回去阴茎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那直接来吧,不过要射的时候一定要拔出来喔。」说完甄书竹再次靠在马桶盖上,双腿张开垂在马桶两侧,露出她毛茸茸小穴之间水嫩的粉红皱褶。
  这次她好像没有那么期待了,或者说她是故意假装自己是为了维系和男朋友的关系才不得已让我干一炮,其实她并不是那么渴望和大肉棒性交;她竟然不管我的进度到哪,自顾自地拿出智慧型手机滑呀滑的,关心脸书或ig有没有新的讯息。

  靠,这辈子从未有这样的奇耻大辱,我赶紧绷紧阴茎,用龟头在她的穴口四处游移,挑逗着她的神经,偶尔把前端稍稍陷入她的阴道口却不直接插入,想让她自己开口求欢。

  李法教过我,控制触觉控制得好的话,有些人可以连阴茎都还没插入就让女生高潮,於是我努力做着前戏,虽然甄书竹故做无所谓滑着手机,但看得出她的身子偶尔不自主地抖动着,显然我的龟头确实划过了她的敏感带。

  这个感觉有点奇妙,像在玩仿真度百分百的充气娃娃,又像在奸屍,其实以前我从没有这种经验,每次性交不管程度高低,或多或少总是要顾及对方感受。现在甄书竹的态度好像放纵我在她身上为所欲为,反倒让我觉得有股新鲜感,恣意地用龟头在她下半身探索。

  到后来不知道是她先忍不住还是我自己失守,我的龟头滑着滑着,不小心就像阿基师一样机不可失滑进去了,甄书竹的屁股也在同时稍微往前顶了一下,瞬间就让我的肉棒插到她阴道深处。

  我赶紧稍微拔出肉棒,因为李法说插太深多半让女生不舒服,所以我只轻轻九浅一深,维持龟头若即若离的幅度,抽插的频率小於2Hz,也就是1秒钟抽插不到2下。

  看着甄书竹还彷彿不耐烦地滑着手机,我加快了频率,也发现甄书竹的穴口嫩肉被我龟头拖了一些出来,其实她还是非常紧的,以现在发达的整形技术,哪天她钓到金龟婿再修复处女膜,对方也不会怀疑她的清纯。

  抽插了几分钟后,我发现她滑手机的频率怪怪的,这小妮子,明明就专心在品尝我的肉棒,竟然装作无动於衷,她手里的动作其实只是无意义地配合我的抽插而已!

  於是我加快腰部的律动,甄书竹没有预料到我会加快转速,「痾呀」有一瞬间被我干到叫出声音,手中滑着手机的频率也因为太快,不自然地脱离了手机萤幕。

  「你干嘛啦!」她尖声抗议,眼里却满是春水,然后把根本没有画面的手机放在一旁。其实她的小穴更出卖了她,从交合着的性器到她的肛门,满满的都是她的淫液。

  我想她连下面的嘴都敢让我髒髒的鸡鸡插进去了,上面应该更无所谓,竟然在她噘着嘴抗议的瞬间把身子弯了下去,嘴唇紧紧巴住她的双唇,享受上下同步的湿滑和柔软。

  「嗯……!」她扭着身体抗议着,但这只加深我的兽性,我这时已经不管李法的教导,只像个人体打桩机一样,拼命把我的龟头往她的花心高频率插着,感觉整只肉棒都插到阴道底了,龟头也被一个环状构造挡住,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再抽插几分钟,甄书竹已经主动在吸吮我的舌头,她还把舌尖在我牙龈滑动,而下半身也主动迎合我的撞击,我龟头几乎要被她主动的需索夹到射精。

  我赶紧拔出阴茎休息一下,「趴着。」示意要她换个体位,她也真的乖巧地双手扶在抽水马桶水箱上,翘高屁股,撅高了阴门,等着我插入。

  这个姿势我只跟老师做过一次,所以光是找到洞口、插对地方就折腾了一下,本来一度还想乾脆尝试肛交,但是国中生就插那边好像有点太过火,所以我只眼睛欣赏甄书竹含苞待放的小菊花,并没有真的插插看。

  我从后方抽插着甄书竹,回想两次跟她性交都刻意地让她使用母狗的姿势,这大概是潜意识中我对她累积了相当多的不满吧,才会每次都像在干母狗般地干她。

  这个姿势阴茎会受到一个往下的压力,加上每次插到底感受甄书竹温暖的花心,大腿接近胯下处却撞击甄书竹冷冰冰的屁屁,有股冷热交替的刺激感,加上我自己手贱,还弯腰去抚摸甄书竹柔软的奶子,这样子上下同时满足之下,我几乎就要射精了。

  不过也别以为我只是乱搞一通,我可以确定甄书竹在过程中也高潮了两次以上,一次是她双腿突然把我夹紧,然后阴道内喷出滚烫液体浇在我龟头尖端;另一次是她正常位时主动把我屁屁往她怀里推,然后她就突然加剧喘息,锁骨变得红通通的。

  我赶紧再把甄书竹翻回传教士体位,虽然不能内射,但我想看精液喷在她小腹和阴毛之间的画面。

  於是甄书竹乖乖地仰躺在马桶上,她以为我还能再搞一阵子,但其实我已经无力再满足她,马上就要发射了。

  我把龟头顶开甄书竹已经充血展开的小阴唇,然后一插到底,再次与她的生殖器达到紧密结合,心中则盘算再插几下就差不多该拔出来,完成这课堂外最后一次与她的交流。

  这次进入甄书竹体内,我的龟头尖端感受不一样的感觉,刚刚环绕龟头的构造已经不再坚不可摧,竟然被我龟头顶开,长驱直入之后才紧紧箝住我冠状沟附近,这次就真的不能再插更深了,我想那环状组织应该是甄书竹的子宫颈,也就是说我的龟头现在已经深埋在甄书竹的子宫。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一片静谧,顶多听见甄书竹喘息声的厕所中,传来一声刺耳的开门声,女厕的门被推开,同时两个男生对话的声音传了进来。

  「唉,有人耶。」那是汤宸玮的声音。

  「那就不能一边尬车一边聊天啰,我去隔壁。」会把拉屎说成「尬车」的寥寥可数,赫然就是陈昱豪的声音!

  因为我们补习班男厕只有一个马桶,女厕则有两个,所以我想他们两个好朋友有时候会像这样一人佔据一间厕所便便,陈昱豪就可以边抽菸边隔着门板和汤宸玮聊天。

  靠,我以为只有我会趁人少时偷溜到这一栋拉大号,没想到原来他们两个也会!

  听到陈昱豪的声音,我插在甄书竹生殖器里的肉棒几乎软掉,但幸亏生理构造的神奇,交媾中的阴茎是不可能在射精或拔出阴道前变软的,所以我有幸享受了几秒钟的NTR,就隔着一片门板,听着甄书竹男朋友的声音,胯下却干着甄书竹!

  不过我是不敢再抽插分毫了,孤男寡女同时出现在一间厕所,就算台北市市议员陈彦伯来也无法狡辩之间的关系,难道承认「是我先喜欢人家的」就有用吗?
  我紧闭着气息,听着汤宸玮在我隔壁上大号,甄书竹更是大气不敢喘一声,双手摀在嘴前,任由我的阴茎停留在她小穴里,维持一个捉奸在床的滑稽姿势。
  经过度秒如年的两分钟,汤宸玮沖水后脚步声逐渐远离,我看了看錶也快要上课了,想要赶紧再抽插几下,在甄书竹肚子上射精后完成这次命悬一线的性交。
  不过甄书竹这次就不依了,有男朋友还偷情,对象还是班上最不起眼、大家的霸凌对象,没被发现已是万幸,怎么敢再让我干她半下?她死命推着我的胸口,不让我继续抽插的动作。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已经远离的脚步声又走了回来,我们这间厕所的门板「扣扣」响起敲门声!

  「同学你没事吧?你待得有点久啰。」是汤宸玮的声音,不像平常欺负我的态度,他在别人面前其实还蛮有礼貌的,语气也很诚恳。

  说得也是,从他进来到出去,我们这间既没有大便声,也没有其他声响,感觉就很可疑,身为老闆小孩的他关心一下是否有人暴毙其中也无可厚非。

  装死不回答也不行,我们这间厕所里面明明就有人在,从门板下的空隙也看得见我的脚,我到底要不要回答,是先射精再回答还是边回答边射精?

  会只有这两个选项是我真的憋不住了,本来就盘算要赶快射在甄书竹肚子上,谁知道阴错阳差,我抽插几下,甄书竹又抵抗了几下,但是从头到尾我的肉棒都没离开过她的小穴,快感只有更多没有稍减,加上死里逃生的轻松感,本来就精关一松快要射了;汤宸玮这一敲一问,我和甄书竹都不敢再继续动作,我没有再做出屁股抽插的律动,甄书竹也不敢再抵抗我的侵略,然而这紧绷的感觉让雄性动物临死前也要留种的本能爆发,我的龟头便这样插在甄书竹子宫内喷发!
  「是我啦。」我一边射精一边回答,忍住射精的快感,嘴巴勉强吐出三个字,丝毫听不出喘息或颤抖,但是我的马眼正无可救药地喷出精液,灌满甄书竹的嫩穴!

  甄书竹张大眼睛,嘴型也拉得好大,一副就是「惨了」的表情,但是她也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害怕汤宸玮从下方窥视这间厕所的情形,更是把本来悬空在马桶两旁的双腿抬高,变成百分百接收我精液由上往下浇灌子宫的姿势。她上下两个嘴张得大大地,无奈承受源源不绝的精液注入。

  「陈嘉年喔。」汤宸玮的语气听不出喜怒,要是以前,他一定会大声嚷嚷叫大家来围观我大便,顺便说几声「好臭好臭」,以践踏我的人格为乐。

  但自从上次我尝试阻止他干自己亲生老妈后,他就不再欺负我,希望这次他也直接转头离开,不要为难我。

  「嗯,是我。」我嘴里轻松,屌上却不轻松,害怕被汤宸玮发现的恐惧和射精的快感同时袭来,我龟头一边射精一边被甄书竹的子宫和阴道狂挤,肉棒一边变软撤退,一边向甄书竹的生殖器内喷出精液,像打输的八嘎冏,明明输一屁股还一边吐口水一边耍狠,我的龟头终究抵抗不了十几岁少女的阴道夹挤,肉棒伴随着大量精液和分泌物滑出甄书竹的阴道。

  「那没事了。」汤宸玮的脚步声往外走了几步。

  我赶紧拿出面纸擦拭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龟头,并把裤子穿上,甄书竹则要再等一会,确定门外没有动静才从马桶上爬起来,在那之前,她始终维持双腿举起张开,阴部则沾满精液,一副刚被播种内射后的姿态。

  等到我裤子穿好瞬间,隔壁厕所的隔间板突然一声巨响,那是双手在门板上施力让身体藉以跃起而发出的声响,我还没反应过来,汤宸玮的头已经从厕所上方探了出来,嘴巴诚挚地轻声道:「上次谢谢你…」

  我没想到他根本还没离开女厕,他大概是听到我悉悉嗦嗦的穿裤子声,以为我穿好裤子了,这才从上面探头和我说话。他平时顾及面子没有机会跟我当面道谢,才抓住这次的偶遇,想说私底下感谢我上次帮他的母子乱伦善后,承担了内射瑜姐的责任。

  只见汤宸玮本来温柔的脸上变成有点哭笑不得的表情,不过该看的他倒没有少看,大半时间都在看甄书竹汩汩流出一坨坨浓精的阴部。

  甄书竹羞红了脸,不敢再看我们任何人一眼,像没事般地草草擦擦生殖器肉穴开口,然后穿上内裤、安全裤和裙子,遮住被内射后一片狼籍的阴部,又恢复以往那个高高在上的气质大小姐模样,坐在马桶上不发一语。

  汤宸玮没有再说一句话,他推开他那边的门走了出去,然后陈昱豪也拉完大便抽完烟了,他们便有说有笑走下楼到隔壁栋上课,完全像没事发生一样。
  「这次不算,下次再还你。」甄书竹身子紧贴在女厕门口,确定不会再有像刚刚突然出现的闲杂人等,这才躲躲藏藏下楼去上课。

  蛤?被内射还不算,我看是甄书竹自己被我干上瘾了吧,才找藉口让我和她还有机会进行下一次的条件交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071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