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光盘]作者:石砚
[光盘]作者:石砚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光 盘
 

 字数:29165字
下载次数: 208



 


                (一)
 
  「把她弄到床上!」蒙面的黑社会老大向马仔们下着命令。
 
  「好嘞!」四、五个蒙面的马仔声答应。
 
  墙角下蜷缩成一团的是一个身段窈窕的年姑娘,最多不超过二十岁。她穿着 一条无领无袖的连衣短,赤足穿一双高跟凉鞋。她嘴里堵着一块白布,双手反剪 在背后,双脚也被捆着,听到有人过来,她恐惧地哼哼着,更加用力地蜷缩起身 体,两条修长的玉腿从短裙下完全裸露出来。
 
  几个男抓住她,把她抬来。她拚命挣扎着,扭动着曼妙的身体,粉色的性感 小内裤从下暴露出来。
 
  此时才能看到,原来她的双手是被一副铮亮的不锈钢手铐铐着的。
 
  她被抬到一张大铁床上。手铐一被打开,她立刻就发力,一边用力蹬踢着双 腿,图翻过身来,一边把双臂弯,想要挣脱出来。但男们上压住她的肚子,两个 大汉四只大手摁住了她的双手,向上拉到了床头,并用手铐把她铐在了床头上, 形成一个巨大的「丫」字形。
 
  她继续挣扎着,男人们把她的连衣裙向上翻,一直翻过肩膀,套在了她的头 上和向上伸着的胳膊上,露出了穿着粉色乳罩和三角内裤的白嫩少女的身体。 
     ***    ***    ***    ***
 
  「他们换了演员,看来有问题。」已经昏昏欲睡的周立敏心里想。
 
  周立敏今年25岁,是省厅专门负责对通过邮包入境的音像制品进行检查的 警官。
 
  现在她正在检查一张标明是警匪片的光盘,片子的开始就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子晚上在漆黑的小巷中被劫持,后被带到一处住宅中,绑架她的是五名黑社会成 员,正准备将她轮奸。
 
  那女演员是个不太出名的三流角色,虽有一张亮的脸蛋儿,但演技是糟糕透 了。当剧发展到她被绑在床上,并且脸被她自己的身子遮住后,换了一个镜头, 周立敏马上就发现演员换掉了,因为虽那女演员有着一张漂亮的脸,但身材属于 那种孱弱无力的类型,而现在被铐在床上的,是一个有着健康体态的女孩子。 
  为什么要用替身?肯定是有那个女演员不愿意演的镜头,所以周立敏打起精 神,继续看下看。
 
  歹徒们抓住了女孩儿的双脚,向两边拉开,她拚命反抗,于是他们把她的双 腿拉直,她的挣扎便只限于美妙的臀部不时从床上抬起和落下。
 
  这是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部的特写,那脚小纤细,雪白的肌肤细腻而滋,一 只男人的手紧握住那细细的脚腕,另一只手则慢慢解开细细的带子,把那高跟凉 鞋解下。然后,脱鞋的那只手握住了玉足的脚趾,把那脚扳成一个优美的弓形, 并使她的脚腕无法继续动转。
 
  一张男性的大嘴慢慢吻上了那只美妙的玉足,又是嗅又是舔,还把那五颗鲜 嫩的脚趾一个个含在嘴里吸吮。
 
  过了一会,那握着脚趾的手接过了脚腕,而握脚腕的手则离开了镜头,从那 只玉足的动作和露出了一截小腿的姿态看,那离开的一只手好象是控制住女孩子 的膝盖,并把她的腿弯来。那腿依表现出一股烈的反抗欲,但在男的手中这反抗 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镜头开始随着男的嘴唇从脚腕向小腿上方移动,那女孩儿小腿非常圆健康, 肌肉不停地收缩成一个小疙瘩,显然,她不甘心被这样玩弄。
 
  当那男的嘴唇移到女孩子膝部的时候,镜头开始从特写推出,并把机位移向 了床尾,这时可以看出,女孩子的双腿已经被两个男抓住弯起来,分开的大腿几 乎压到了她自己的胸脯,小腿则呈水平状态,正在被男舔舐着。
 
  女孩子此时下身只穿了一条小三角裤衩,由于两腿这种折叠的姿势,鲜嫩的 臀部朝天抬着,裤衩的裆部紧贴着她的身体,把生殖的轮廓清晰地勾勒出来。 
  男人们又换了一次手,这一次把她的小腿朝天而立,然后他们便从她的膝窝 开始,慢慢舔她的大腿,一直向她的臀部靠近。看得出来,女孩已经在尽自己最 大的努力反抗了,但没有任何效果。
 
  两个男一边舔,一边各自把一只手放在了那女孩子屁股上,并把她那内裤的 裆布推向中间。很快,裆布的两侧便露出了两个厚厚的褐色隆起,而上端还露出 了几根黑黑的长毛,那内裤最后变成窄窄的一条,嵌进了中间那条深深的沟里。 
  画面中女孩子拚命的哼叫已经带上了绝望的哭声,而男人们的性犯罪也开始 越演越烈了。
 
  看到这里,周立敏伸手拿鼠标,打算把机停下来。但忽然之间她又停住了。 
  当影进行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可以肯定是一部越轨的色情片,也许继续下去 就成了彻头彻尾的淫秽镜头。
 
  周立敏已经见识过不少这类的淫秽光盘。不得不承,这部子比那些粗制滥造 的毛片来,效果要好得多,而这替身女演员的演技也得是一流,能把一个女孩子 遭奸时的反抗表现得这么真实,实在不是那么容易,但周立敏已经坐在这里干了 整个几个小时,早累了,不想再看下去。
 
  她准备把碟子停下来,扔进违禁的筐子里没收和销毁。正当她想这么做的时 候,那女孩子身上一处淡淡的胎记使她把手又抽了回来。
 
  那块胎记不大,样子象一颗蚕豆,长在女孩子左臀后边,如果不是因为大腿 被压向胸而被抬了屁股,那胎记就不会这么早地被周立敏发现了。
 
  「好象在哪里见过……」周立敏心想,于是她继续把子看下,一边努力想着 那究竟是谁。
 
  画面中的女孩子又被放下了双腿,歹徒们把她两只脚腕用绳子捆在了床脚, 使她呈一个「火」字仰在床上,连衣裙依然蒙着她的头,而她也在努力地挣扎, 苗条的身子象蛇一样慢慢摆动着。
 
  她的身材真的很美,腰肢细细的,小小的内裤只到髋部的中间,露着扁扁的 小腹和腹股沟的上部,还有小腹下一个隆起的小丘。
 
  周立敏越看越觉得这身体实在眼熟,但她就是想不在哪里见过,也许,是在 她检查过的「毛儿」中?周立敏苦笑着摇了摇头。
 
  男人们开始继续他们的侵犯,有两个人继续抚摸着女孩子美妙的玉腿,加入 的第三个开始隔着胸罩抚摸她的胸脯,而第四个则隔着那三角裤开始侵犯她的阴 部。
 
  镜头开始反复在胸部和阴部之间换,从画面中可以看到她的酥胸在乳罩下随 着男的手变幻着形状,而阴唇则已经被男人的手搓了起来。
 
  女孩子真的开始哭了,她的哼叫变成了抽泣,而身体一刻也没有放挣扎。 
  镜头重新回到胸部的特写,那原来抚弄着乳房的手里现在拿着一把雪亮的匕 首。
 
  他把匕首着在那乳罩下缘的雪白肌肤上一放,也许是因为凉,也许是因为恐 惧,女孩子发出一阵沉闷的哼叫,后声音又慢慢低下,继续着她的抽泣。 
  匕首贴着她的身体,沿着乳罩的边缘来回移动,她的哭声又高了些,过了很 久,才又低沉下来。
 
  匕首转了个角度,从腹部的正中线向上移动,刀尖挑罩中间的连接点,整个 刀身慢慢伸过,然后翻转成刀朝天的状态,慢慢向上挑起。
 
  「嘣」,不大的一声响,伴随着女孩子很大的哼叫,罩从中间断开了。 

                (二)
 
  割裂的胸罩被向上拉,一直拉到她那高举的双臂之上。瘦瘦的胸露出了两颗 小小的乳房。
 
  女孩子还只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小姑娘,身体正在美妙的时候,不过乳房的发 育还没有那么充分,如果是站着,可以只是个圆锥形,而躺下就变成了两个巴掌 大的圆碟子。只有那雪白的房顶端,挺立着两颗尖尖的乳头,在男大手的抚摸下 颤抖。
 
  特写镜头在女孩儿的胸部停留了很长时间,那对小奶头终于开始发生变化, 红红的乳晕明显地凸了来。
 
  「该脱内裤了。」周立敏判断,不知怎么,她感到自己的下身儿开始有一点 点湿。
 
  对于一个每天都和这种淫秽光盘打交道的女警来说,一般不会有这种反应, 但一遇见这种女孩儿被暴的镜头,周立敏还是容易兴奋,大概因为丈夫总是这样 袭击自己的缘故。
 
  新婚一年的丈夫王惠民,比自己大八岁,是省厅的刑侦处长,他是个硬派汉 子,即使在家里也改不了发号施令的毛病,兴头儿一上来,便不管妻子愿意不愿 意,总是要来个霸王硬上弓,而他这种强盗方式也总是使周立敏特别兴奋。 
  周立敏下意识地夹了夹自己的双腿,偷眼看了看周围的同事,见没有注意到 自己,这才放心。
 
  正她所猜想的那样,镜头转到了女演员的下身儿,那把匕首已经贴着女孩子 的肚滑下来,从内裤的腰部伸进,左右滑动着。女孩子拚命地哼哼声,大腿上的 肌不住地抖动着,骨盆大幅度地左右扭摆。
 
  匕首从一侧裤口处豁开到裤腰,女孩子极羞耻地哭叫了一声,充满弹性的内 裤一下子收缩来,套在了另一条大腿根部,雪白的小腹下,现出了那生着浓黑阴 毛的小穴,还有那细细缝隙的上端。男的手把内裤的裆布从女孩子紧夹着的阴唇 中间抽出来,然后捋到大腿中部,揭出了那女孩儿所有的秘密。
 
  「我肏!这些男人,真他妈的下流!总想着玩儿女这个地方!」周立敏心里 骂道,旋即又暗笑自己,如果丈夫对玩儿女人那里没兴趣,自己岂不是要守活寡 么!
 
  画面中的男人们都暂时退开一边,镜头开始环绕着那赤裸的女孩儿摇动,以 便把她那扭动着的裸体的每一处要点都充分展示出来。
 
  「甘心这样拍,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周立敏心想,这时,旁边坐的吴大 姐叫她:「立敏,下班了,明天再干吧。」
 
  「好,就走。」
 
  周立敏把盘从光中出来,正想往旁边的筐子里扔,忽又停住了。她知道,男 人都喜欢这个调调儿,丈夫也是男人,所以他会喜欢的。时周立敏也会偶而选择 一两张画面比较美,不是那么过分的片子拿回与丈夫同看,这对于他们丰富自己 的性生活是很有帮助的,周立敏不知怎么忽之间觉得这样被丈夫捆着折腾应该挺 刺激,所以就随手装在手袋里。
 
  王惠民果然答应了妻子的要求,两个一同看着光盘,准备照着里面的样子进 行。
 
  光盘里的镜头开始保持在女孩子下体的特写状态,而歹徒也开始玩儿弄女孩 儿的生殖器,那两只手一会儿贴着两大阴唇的外侧上下搓动,使那对紧夹的阴唇 上下错动着,缝偶而张开一条窄窄的裂缝,露出两牙深棕色的瓣。过了一阵儿, 又进一步把大阴唇向两边扒开,露出了整个儿小阴唇和中间那条长长的穴门。最 后,那双手又捏住小阴唇,把它们向两边分开,现出一个圆圆的洞穴,里面露出 了粉红的嫩肉。
 
  周立敏看得脸红脖子粗,而丈夫王惠民则感到有些受不了,开始在她的身上 讨便宜。
 
  「别!」周立敏推开他的手:「你先别急,我怎么觉得那个胎记那么眼熟悉 哇?」
 
  「咱们看过多少个毛片儿了,里面大部分的鸡都有胎记,不定你对哪一个有 印象呢。」丈夫笑着说。
 
  「也许吧。」周立敏点着头:「不过,你说也怪了,怎么这些鸡身上都有胎 记,他身上很少呢?」
 
  「你怎么知道?」
 
  「嗨,我从上学的时候,大家都在公共的浴室里洗澡,没见几个身上有胎记 的呀?」
 
  「你怎么光往家身上看呢?别是同性恋吧?」丈夫故意同她开玩笑。
 
  「你才同性恋呢!女人都嫉妒,所以洗澡的时候,总是不免多看上几眼,在 心里比比谁的身材更亮。」
 
  「谁更亮?」
 
  「那还用说!」周立敏十分自豪地说:「我们警校的那十几个同学里,也就 是黄丽颖和我不相上下……」
 
  「噢!」
 
  「怎么了?」
 
  「说黄丽颖来了,她是我们同学里唯一一个有胎记的,就长在股上,同这个 替身一模一样,真的!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
 
  「不会就是黄丽颖吧?」王惠民笑着说。
 
  「呸!别胡说,她怎么会拍这种片子?不过,还真是象,连身材也象。」 
  「哦?这么说黄丽颖的身材还真挺迷的啊!」
 
  「怎么?你看上她啦?」周立敏的话中不免露出醋意。
 
  「那里那里,谁还能比你的身材好哇?有了你,我谁都不爱!」
 
  「口不对心!」
 
  「我说的是真话,不信,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
 
  「就算是吧。还别说,毕业这么多年了,同学之间还都没联系过呢。在警校 里,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明天打个电话问候问候她。」
 
  「顺便问问,这片子里的替身是不是她。」
 
  「胡说!」
 
  「开个玩笑。」
 
  电影里的黑老大已经自己脱了衣服,赤条条地爬上床,压在那女孩子身上。 
  女孩子拚命扭动着唯一能稍许转动的臀部,试图把他甩下,但一个娇小的身 体怎能同那个强壮的男人相比呢。
 
  当镜头摇到正对着女孩儿阴部的低机位,从那男的屁股下面看到一条巨大的 柱顶进了女孩子阴道的时候,王惠民已经欲火攻心了。他「啪」地一下关掉影碟 机和电视,象老鹰捉小鸡一样,把周立敏从沙发上抱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卧 室,把她重重地丢在床上。
 
  他还真没忘了妻子把光盘带回来的目的,随手把妻子的长筒丝袜脱下来,就 把她的双手给捆到了床头上,后把她的睡裙撩起来,照着光盘里的样子给她蒙在 脸上,又开抽屉另找了一双丝袜把她的两脚也捆在床脚,也把她扯成一个巨大的 「火」字。
 
  周立敏发现,这样被丈夫捆绑着玩儿还真的十分刺激,特别是那睡裙蒙在头 上,使得丈夫的每一次触摸她都毫无防备。她一边抵御着那一双大手带来的阵阵 麻痒,一边想象着那条她又想又怕的巨大肉柱,没等丈夫大规模进攻,她已经爽 得花技乱颤,浪叫不断了。
 

                (三)
 
  「喂!滨江市公安局人事科吗?我是省厅的,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有位女 警叫黄丽颖的在哪个部门工作呀?能帮我查一下她的电话吗?」第二天上班的时 候,周立敏忘记了装在光碟机里的那张光盘,直到中午才想起来。光盘可以明天 再拿,电话却是不要忘了打。
 
  「黄丽颖,您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警校的同学,我叫周立敏,现在省厅出入境邮件检查处。」
 
  「噢,是这样。很遗憾,黄丽颖五年前已经失踪了。」
 
  「什么?!失踪了?」周立敏大吃了一惊。
 
  「对呀,这是我们局里的一宗大案子,不过至今都还是悬案。」
 
  「她是怎么失踪的?」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是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失踪的。这样吧,我给您 刑警队的电话,您找程子豪程队长,当时就是他负责这个案子的。」
 
  周立敏心里象翻江倒海一样。黄丽颖当年在警校的时候,是周立敏的至交好 友,两个人同在一个宿舍,而且还是警校的一对姐妹花,升旗仪式上,她们是不 可替代的护旗兵,自己的好姐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周立敏怎能不心痛。 
  她去哪儿了?是被绑架了,还是牺牲了?周立敏的心随着对丽颖命运的猜测 而狂跳着:如果她死了,那么尸体在什么地方,如果她没死,五年了,她又会在 哪里?正在受什么样的折磨呢?那一定是一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否则一个受过良 好训练的女警,是一定会设法同家人和战友联系的。
 
  他们绑架她干什么?是为报复?是为钱?她有钱吗?那又是为什么?劫色? 
  这时,周立敏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不祥的念头:难道那张光盘上的替身演 员就是丽颖吗?难道她已经到了出卖身体的境地?不会,她决不会这样,我了解 她,她宁愿死也决不会去拍毛片儿的!周立敏在心里否定着这个念头,谁知这想 法却越来越强烈,而且那个光盘中女替身的身体也越想越象黄丽颖。
 
  晚上回到家里,周立敏就马上打开光碟机,想从那光盘上找出蛛丝马迹。她 放过前面女孩子被劫持的镜头,直接转入替身演员的镜头中,怎么看,那女孩子 的身体怎么象黄丽颖,怎么看,怎么觉得那女孩儿就是黄丽颖。
 
  丈夫做好了饭,过来喊妻子,她也不答理,王惠民奇怪极了:「阿敏,你今 天怎么了?不会这么迫不及待吧?」他以为她又想要那个了。
 
  「惠民,我今天给黄丽颖打电话了,可他们说她已经失踪五年了,我好怕, 她会不会……」
 
  「啊?失踪了?她在哪儿?」
 
  「她本来分到滨江市局,我今天打电话,她们人事科的同志告诉我的。」 
  「滨江?啊,我想起来了,以前开会的时候听滨江的人说过有个女警失踪的 事,原来就是……不过,再怎么说,她也不会……」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是他们夫妻都没想到的。剧情在经过了对女孩儿的玩 儿弄轮奸之后,黑老大却拿着匕首阴笑着:「现在,该让我的小兄弟也尝尝味道 了。」
 
  镜头再次切换成女孩子生殖器的特写,一只男人的手攥着那把匕首,猛地捅 进了女孩子的阴户。
 
  女孩子惨哼一声,臀部一下子从床面上抬了起来,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鲜 红的血从那饱尝羞辱的阴门中流了下来。
 
  「啊!」周立敏惊悚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没想到竟会有人这样杀害一个 女孩子,一想到那种剧烈的疼痛,她感到自己差一点儿尿出来。
 
  镜头至此打住,接下来的故事是警察局接到报案后来到凶案现场查勘,当女 孩子尸体的镜头出现的时候,连王惠民也感到不安了。
 
  「哦。混蛋!」王惠民骂道。
 
  只见那女孩子依然蒙着头仰在床上,鲜血把整个床单几乎都染红了,她的肚 子被从阴部剖开,内脏从破洞中挤了出来。
 
  「这也实在是太象了一点儿。」王惠民是刑警队长,经常出现场,开膛破肚 的尸体他亲眼见过,所以对人的内脏的形态非常熟悉。
 
  「你是说,这是一具真正的尸体?」
 
  「我只是猜测,这张盘我明天拿到技术科去检查一下,看来问题真的很严重 了。」
 
  检验的结果正如王惠民所猜测的一样,虽然也有人能够制造剖腹的镜头,但 专业人士总是能从人体的尺寸上看出真假来,可这一次的镜头却是真材实料。那 的的确确是一具被开了膛的女尸。
 
  「如果那真的是一具女尸,我就有一半可以肯定她是黄丽颖。」
 
  「有这种可能,一个替身演员,怎么能把人的恐惧演得那么象,一种解释就 是她在受到真正的强暴。」
 
  「丽颖。」周立敏哭了,她没有想到,这个自己最好的女伴,竟是这样耻辱 而悲惨地死在罪犯手里。
 
  「别哭了,阿敏。我明天就向厅里汇报,咱们一定要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 出,但愿这不是丽颖,但愿她还活着。」
 
  两天后,滨江的刑警队长程子豪奉命连夜驱车赶到了省厅介绍女警失踪的情 况,由于立敏是光盘的发现者,而且对失踪的黄丽颖非常熟悉,所以她也被叫来 一同听。
 
  原来,黄丽颖到滨江刑警队后,就作为队长的徒弟,跟着程子豪工作。因为 她人聪明肯干,快满一年的时候,队里就让她独立负责一起案件的调查。那一阵 子,滨江发生了两起少女失踪案,一个十八岁,一个二十一岁,都是艺术学校的 学生,在夜间外出时失踪。
 
  黄丽颖满腔热情地投入工作,并且只用了两个多月,她就声称快要破案了。 
  谁知第二天早晨她就没来上班,当同事们去她租的房子里找时,发现已经被 人翻了个底儿朝天,人就这样不见了。
 
  「那她究竟查到了什么?」王惠民问道。
 
  「不知道。因为那一阵子我很忙,没有时间询问她案子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她没有把有关记录放在队里,因此她失踪以后,什么记录也没有找到,大 概是被翻走了。」
 
  「那么这个案子现在谁负责?」
 
  「我。但这么多年来,滨江再没有过少女失踪的报案,所以我们也无从寻找 线索,案子就暂时压下来了,专案组也暂时解散了。你们是怎么想起要问这起案 子的。」
 
  王惠民介绍了发现那张光盘的情况,程子豪显得很兴奋:「那太好了,回去 我们立刻恢复专案组的工作,也希望省厅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这张光盘是香港出品的,我想,就从光盘的出品人那里查起,也许能够找 到答案。」
 
  「好,我们这就同港方联系。」
 

                (四)
 
  周立敏到了滨江,她是自己要求暂时调到滨江刑警队帮忙的。
 
  那是在那张光盘被发现的两个月后,境外的协查有了眉目。
 
  原来,发行这张光盘的是个专门生产色情影片的小影业公司,他们的影片中 许多涉及赤裸裸性活动的镜头并不是使用自己的演员拍摄,而是让一些专门提供 这类镜头的供应商按他们的要求去自己找演员拍摄,有的时候,他们也购买一些 供应商或个人自由拍摄的片段,并根据片段的情况再用自己的演员补充上一些情 节而形成完整的影片。
 
  这些个人供片者中有许多是因为急需钱用,所以常常是自己或自己的妻女作 模特拍片,为此,他们总是设法把模特的面部遮住,以免被人认出来。
 
  根据片商提供的情况,这个片断是由一个不知名的泰国人提供的,交货地点 在香港,一手钱一手货,后来就再没见过这个泰国人。
 
  于是,厅里又向泰国方面提出了协查请求,不久,泰国方面传真过来,要求 派人赴泰辨认几个时间大致相符的无主女尸。
 
  周立敏和程子豪自然成为这次赴泰的人选。由于滨江与泰国有边防通道,所 以周立敏先到滨江,再由程子豪驾车过境。
 
  让周立敏他们辨认的,都是一些死亡时间在黄丽颖失踪和片商交易之间的无 名女尸的面部照片,年龄都在二十岁上下,有些已经腐败不堪了。
 
  黄丽颖的尸体是同时被两个人认出的,因为她被发现时正冷冻在冰柜里,所 以并没有腐败。
 
  由于尸体被认出,所以泰国警方向他们提供了有关案卷的副本,并领他们到 停尸房认尸。
 
  那的的确确就是黄丽颖,周立敏才一看见她,就已泣不成声了。被冷冻的尸 体硬硬的,带着一层白霜,但依然可以看出活着时候的美貌,腹部由胸骨下方开 始有一长长的刀口一直延伸到两腿之间,不过已经被缝合了,所以看不到内脏。 
  在周立敏的要求下,法医把黄丽颖的身体翻过来,那美丽的臀部皮肤上蚕豆 大的胎记清晰可见。不错,她正是那影片中的被害人,周立敏哭得很伤心,不仅 仅是因为好朋友死了,而且死得那么惨。
 
  她更伤心的是,无论自己如何作工作,都无法避免好朋友被奸杀的光盘在茫 茫人群中流传,也许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都会有数不清的男人坐在自家的沙发 或床上,欣赏着黄丽颖那处子的阴户,以及她被五个男人狂插的镜头。
 
  黄丽颖的尸体是在一处渡假村被发现的。这是一个季节性很强的渡假地,全 都是一些靠海的独立小屋,是一些个人自己建的,造价很低,旺季时人满为患, 淡季时整个海滩上连狗都不见一只。
 
  那年旺季到来之前,一栋小屋的房主来检查房子的情况,准备在新的旅游旺 季到来时把房子租出去,结果发现满是灰尘的床上一片狼藉,而厨房的电冰柜已 经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房主打开电冰柜,里面赫然蜷缩着一具赤裸裸的年轻女 尸,女尸被开了膛,内脏合着血流了一大滩。
 
  房主于是报了警,但警方根本无法判断尸体的死亡时间,也查不清这女尸的 身份,当然更无从知道是谁,从什么地方把她带来的了。
 
  既然在泰国发现了黄丽颖的尸体,就有可能再发现其他线索,果然,很快就 找到了与那两名失踪女学生相符的女尸,这两个都是被勒死的,抛尸在河里。 
  不久,三具女尸便被接回国内安葬,周立敏为朋友的死伤心欲绝,发誓一定 要抓到凶手,替她讨回公道。
 
  周立敏是正宗科班出来的,受过正规训练,而且过去也曾经协助省厅刑侦处 破过几起案子,大家对她的能力还是颇为认可的,于是,她便被临时借调到了滨 江刑警队,参加了少女失踪案的专案组。
 
  专案组有三个人,组长还是程子豪,另外还有一位滨江的刑警,再有就是周 立敏了。程子豪是个一丝不苟的健壮男子,很有些英雄气派,立敏对他的印象很 好,相信这一次一定能够抓住凶手。
 
  侦察的重点放在了那个出售原始录像给制片商的泰国人身上。经过泰国方面 细致的调查,那名泰国人不久就被找到了,经过讯问,此人交待,他是受了一个 中国人的委托去交易的,他自己从中提百分之五的佣金。但那人只找过他一次, 以后就再没有见过。
 
  根据他描述的那名中国人的相貌、身材和可能的出入境时间,以滨江为重点 进行了排查,最后确定了几个嫌疑对象交给那名泰国人辨认,大家都认为这一下 儿案子马上就可以告破了,几年来憋在心里的一口闷气终于可以发泄了。 
  然而,正当大家根据泰国方面传来的辨认结果去抓人的时候,嫌疑人却已经 在自己的家里被枪杀。
 
  线索断了!
 
  组里所有的人都很气馁,但周立敏则敏感地感觉到一种危机。这次重新调查 虽然规模不算小,但都是在国外进行,国内并没有过度张扬,嫌疑人怎么会被杀 呢?
 
  是巧合,还是灭口呢?
 
  周立敏宁愿相信他是灭口,但这样一来,又是谁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呢? 
  嫌疑人不是本地人,是从外地来滨江打工的人员,平日里很少人见他出入工 地,却总是见他出入酒肆、茶楼、歌厅和夜总会,现在知道他为什么从不发愁没 钱花了。他性格孤僻,一个人独居,也没有什么朋友,房东也说从没见有人找过 他,所以他究竟和什么人在一起作案,一时无法查清。
 
  不过周立敏不甘心,她在案情分析会上提出,要在全市范围内查找与嫌犯有 过接触的人。但结果并不乐观,除了应召小姐之外,没有人看到过嫌犯与其他人 在一起。
 
  周立敏心想,如果嫌犯的同伙并不到嫌犯的住处去,那么他们怎么联系呢? 
  通过电话?她又回到了嫌犯的住处,向房东了解有关情况,房东告诉她,嫌 犯的住处没有电话,但好象见过他带着手机。
 
  周立敏记得,嫌犯被杀的现场并没有任何手机和寻呼之类的东西,显然杀人 犯已经把它们拿走了。
 
  周立敏决定去嫌犯经常去的地方了解情况,她一个一个寻出同嫌犯上过床的 卖淫女的线索,再一个个找到她们,向她们询问,究竟有没有人得到过嫌犯的手 机号码。这些人都说,嫌犯好象从来没有叫过同一个鸡,所以也从没有给任何妓 女打过电话。
 
  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周立敏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揭开案件的真相,她不厌其 烦地找出一个个线索,又一个个地排除,终于,一个妓女回忆说,她的一个作妓 女的朋友曾经接到过嫌疑人的电话。于是,周立敏又找到已经回了老家的这名妓 女。
 
  周立敏知道,他已经开始抓住了狐狸的尾巴。通过在移动通讯公司查询这名 妓女手机的通话记录,便可以得到嫌犯的手机号码,同样也就可以通过嫌犯的通 话记录,查到同他有联系的人的电话。
 
  她兴奋地给队里打了个电话,然后驱车返回了滨江。
 
  她到滨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队里早就下班了,于是她先回到住处,洗了个 澡,换了条白色的露背短连衣裙,穿上一双性感十足的高跟凉鞋,准备去迪厅跳 舞。
 
  她是个活泼的女孩子,在家的时候,每到周末她都要同丈夫一齐去蹦迪,但 这些天来,因为案子没有眉目,所以也忘了这习惯。现在,案子看来已经是柳暗 花明,她高兴极了,顾不上驾车三个多小时的辛苦,她准备跳个通霄。
 
  周立敏从楼上下来,坐进自己的车里。这是一辆八成新的切诺基,本来是程 队长开的,为了工作方便,便给了周立敏。
 
  穿过公园路,前面便是城市的主干道,公园路左临滨江公园,右靠小山,大 约有两、三公里长,道旁全是小树,白天在这里走,景色十分宜人。
 
  周立敏从车子的前灯光里,看见路旁一个正在走着的熟悉的背影,便在路边 停下来。
 
  「丁姐。」
 
  那女人停下脚步,果然是程队长的夫人丁惠芹。
 
  「哟,是小周哇,怎么在这儿?」
 
  「去玩玩儿,您怎么在这里呀?」
 
  「下午出来办点事儿,一个朋友送我两瓶香水,让我来取,所以时间晚了点 儿。」
 
  「那上来吧,我送您回家。」
 
  「那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反正我一个人也没什么事儿,上来吧。」
 
  「那好吧。」
 
  丁惠芹上了助手席,拿出一瓶香水来:「哎,人家送了两瓶,你闻闻,喜欢 不喜欢,喜欢就送给你一瓶。」
 
  说着打开盖子递过来。
 
  「别别,您自己留着吧。」
 
  「我这么大岁数了,还用它干什么,你年轻,正要打扮呢,来,闻闻。」说 着举到周立敏眼前。
 
  周立敏也没多想,便凑上去嗅,丁惠芹按了一下,周立敏忙说:「哟,太浓 了,呛得慌。」话没说完,便一下子歪倒在丁惠芹的怀里。
 
20150713X